•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时尚文章详情

霍建华戏里深情16年,我却爱上他负心绝情这一面

2018-10-25阅读 213 时尚芭莎 我要关注

就在最近,第24届华鼎奖公布了本届重量级奖项提名:霍建华凭借对《如懿传》中爱新觉罗·弘历一角的演绎,提名本届最佳男主奖项


一转眼,《如懿传》竟然已经落幕了足足有一周的时间


而青樱弘历这对儿从初识“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的年少青涩,相知相许

到最后“兰因絮果”:


当年意气风发的那个少年郎,回首惶惶不安地看向他的少女时,眼看着她眼里不再有情绪流转起伏,却也只得无能为力地听她一句“当年的事,我都淡忘了”的离散凄惶。


出道16年,霍建华演绎过那么多深情到底的角色,无论是早期的钟晓刚,后来的归海一刀,三生三世我心不改的徐长卿,受尽八十一颗销魂钉不喊疼的白子画


还有离歌笑,顾清明,徐安顺,薄靳言等等等等


与那些连给你的伤心都浪漫得不行的角色相比,《如懿传》里,由他演绎地这个乾隆帝就像是个绝对的异类:


自私,狡诈,多疑,刚愎自用,好大喜功

也温柔,勤政,文治武功,兢兢业业


很多人说,这是霍建华演过“最不讨巧”的角色,也有很多人说,这是史上“被黑得最惨的乾隆”


更有各种讨论帖不断试图论证:霍建华的演技究竟是不是被周迅,邬君梅等一众戏骨妥妥碾压?


作为一个看了华哥12年戏的霍氏影迷,在《如懿传》落幕一周,我们眼看着一对恋人从相爱到离散的心绪渐渐平静,华哥的弘历也得到应有的肯定时


芭姐想来跟大家讲讲我眼里,霍建华的乾隆帝——负心冷情,孤寡一生,可若你知道他的来处,想必就没办法只一心一意怨怼他的辜负。


兰因絮果:比喻男女姻缘,初时美好,最终离散


最开始,当我们得知《如懿传》男主定角霍建华时,只觉得既兴奋又惶惶不安:兴奋的是,这个“乾隆帝”的颜值,稳稳地让一切小说式浪漫都有了归处


对着这样一张脸一见钟情,一生颠沛流离,辛苦尝尽,尤有深情——似乎也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可另一方面,即使作为影迷的我们也不免替华哥觉得忐忑:虽有《战长沙》《镖门》《捉迷藏》的历练、实力在前,可我们似乎实在难以想象,无数偶像仙侠剧里的那个清俊少年究竟要如何演绎这个历史上最为复杂的帝王之一



且电视剧的定调是“一代帝后的婚姻围城”

复杂,阴郁,一切爱恨在那样的历史背景和厚重的朱红宫墙下,都显得不再单纯明朗,莫名地,就染上的权谋和血液的腥气



——而在我们的既定概念里,这些,本都该是与光风霁月的白子画,徐长卿,顾清明,霍建华全然不相关的,他似乎就该是一身白衣,在故事里或深情刻骨,或干脆拱手江山讨你欢



直到《如懿传》序幕拉开

我们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爱新觉罗·弘历


——不一样到,你越看到后来,越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忘了当年华哥做你心头白月光时究竟是怎么个情形

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这个人的眼神,动作,心思,都像是隔着厚厚的帘幕,你看不清,看不懂,甚至越看越觉得心惊胆战,遍体生寒。


紫禁城的城楼上,少年羞涩地向少女表明心意:想看又不敢看,嘴里说着“你来帮我掌掌眼”,心里想着的却一直是“你可一定要来”


最后,青樱姗姗来迟,弘历却只用一秒钟,整个人的仿佛重新活了过来,眼里嘴角都是笑意,一把收回了本都递到富察氏手里的如意



——你看,那时候,他是那样想把这个全天下最有资格与他并肩的位置给她

他是那样喜欢她。



因为把《如懿传》从头追到了尾,芭姐才会想说,倘若你知道这个少年的来处,你就会明白,如懿为什么结尾宁愿自伤,也不愿一心怨怼他的辜负。



说他机关算尽,心中只有权术,可他也曾在先帝定太子的关键时刻,不问前程,跑去朝雍正要一个如懿入府的恩典;



说他虚情假意,自私凉薄,可他也曾亲入冷宫,给如懿上药,满眼心疼;



说他刚愎自用,伤人无数,可也是他握着如懿的手,一步步给她全天下最盛的尊荣,并告诉她“如懿,在这无人之巅,朕觉得孤单得很。朕想要你在朕的身边,朕也只要你在朕的身边”



这个曾经遍访天下,为心上人寻一支绿梅的少年;

这个曾经亲手细细为心上人研磨一盒胭脂的天子;


这个为形势所迫,不得不把心爱的女人打入冷宫,却3年之中,细细数过她的每一幅织品,打过的每一条络子的皇帝。


最好的时候,他们一起南巡,一起纵马


同吃一盒糕点


连画双人画都要坚持“不合祖制”地手牵着手


他纵着她跟所有后宫里的女人不一样:她可以闹些脾气,她可以偶尔不规矩,甚至连早起,他会在没人知道的闺房里,自己动手更衣束发,给她多留一些睡回笼觉的时间

他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放心”

如懿也说,因为他这一句“你放心”,再艰难绝望的境地里,她都觉得安宁。


在我们看来,似乎“红荔”答应青樱的那些事,他都没有做到,无论是“一生一次心意动”还是“护她周全,让她安心”


他的眼神和心思总是沉得让人觉得害怕;慧贵妃陷害海兰时,他几乎是眼里毫无波澜地处死那个“口齿伶俐”的宫女;



故意抬阿箬为贵人,让阿箬夜夜跪在床下“侍寝”时的嘲弄;


最后一次去见慧贵妃;


最后一次去见富察皇后;



最后一次去见舒妃;



用再拙劣不过的理由陷害凌云彻,把他阉割之后赐给如懿,让他听床,让他看着自己和如懿琴瑟和鸣,让他去做最低贱肮脏的活计,然后再把他玩物一般处死



再亲自把消息递给如懿,恶作剧的孩子般等待着她的反应



甚至在寒香见侍寝那夜他眼神的嘲弄里;

甚至在舒妃母子被逼死的过程里;

甚至连同最后把令贵妃折磨致死的手法···



一路看来,只觉得这个男人大抵是只爱他自己,所以才高高在上地俯瞰着紫禁城里所有的人,无论是爱他的,还是妄图利用他的,在他心里,所有所有的人,都对他有所图,有所求



唯一只求两心知,共白头的青樱,也早就在过往的岁月里死去,也因此,他格外的“憎恶”着如懿,他把对自己不能不负初心的恨意都加给了她,他怨她学会了算计和权谋,怨她不再是当初那个一心只信他爱他的如懿



霍建华的乾隆,总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后宫众人


他精明地平衡着前朝后宫之间的关系,却又拙劣地陷害着凌云彻,幼稚地向如懿示威


当年少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中年与各种势力博弈,步步惊心;变成了终于站到了最高处的扭曲,索性连伪装都不愿意,表面的温柔儒雅下,绝对的多疑自私袒露无遗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即使站上圣殿,他也依旧只是一个有着血肉之躯的人,伤了会疼,冷了会病:

年少时,当他的孩子接连夭折时,他还是那个会全身颤抖,站都站不住的普通父亲;


中年丧妻时,有皇子在嫡母富察氏的葬礼上不够恭敬,他还是那个会暴怒,会气到满脸通红的普通丈夫;


当金玉妍谋害皇子的证据被一一揭发;

当魏燕婉对如懿的构陷被一一证实;


当如懿对着他的背影,无悲无喜地说上一句“花开花落自有时”——因为他不能脆弱,所以他藏着脆弱,大悲大痛到了极处,也只敢一个人爬上城墙独自痛哭


霍建华的乾隆,面上无悲喜,眼里却有千头万绪


结局宫墙深深,寂寞孤独如瀚海,终于有一次,故事里看似拥有所有的那个人被留到了最后,一点点失去,一点点老去,最后只剩了他一个人独自怅然


”朕这一世,夫妻恩情,嫔御恭顺,父母之恩,儿女之福,都已经失去了一大半了。朕终究,不过是天地之间的一介寡人罢了”


霍建华从弘历的青葱年少,一路演到他白发苍苍,他陪这位帝王,经历着人生大悲大痛的一切一切,最后也是他,陪他受着人世最后的怅然孤独——从眼里有星星的少年,到瞳孔里寂静一片的孤独老者


演出一位帝王的现实与矛盾,美好与不堪,深情与薄情

让人爱过,恨过,唾弃过,最后也在结局他把白发覆在青丝上的一刻选择原谅了


——让染血白月光变回了当初少年郎,这是霍建华的本事。


从偶像到实力演员这条路究竟有多久?

他不说,他亲自去丈量


最开始,有那么一代少女似乎都是因为各种偶像剧而喜欢着霍建华:然后陪她一路从《海豚湾恋人》《千金百分百》等台湾偶像剧

走到内地《天下第一》归海一刀

《红拂女》李靖

《武十郎》李亚寿等等


再到《仙剑三》《花千骨》《战长沙》,看着他从一个孤身一人漂泊内地的沉默小演员,走到一个真正兢兢业业努力演戏的公认演技派


19岁时曾在演艺公司做小助理,跟组跟行程什么都做过,也因此,霍建华多年如一日地对无论台前幕后的所有工作人员充满了尊重


2002年,服兵役结束,为了能唱歌,霍建华接下偶像剧《摘星》,并包办全剧所有主题曲插曲演唱,自此正式出道


最难的时候,他被公司安排一年拍7部偶像剧,甚至有3部戏同时在拍,而且在不同的城市取景



那时候,他只有一辆摩托车,却要一天到三个城市中的三个不同片场赶戏,踩着摩托车赶场的时候,每天只能睡2小时,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他还是不声不响一路坚持,把最好的状态都留给工作



24岁的霍建华就已经在台湾声名鹊起,并有主演作品入围金钟奖,一度成为台湾偶像剧的颜值担当



但正是在这样看起来很快功成名就的时刻,霍建华却毅然决然地前往内地重新开始,重新习惯新人的辛苦和疲惫,也远离喧嚣浮华,坚持自己想脚踏实地成功的初心


刚到内地拍戏的时候,他得每天花五个多小时往返上海、无锡间拍戏。而因为担心自己跟不上内地、香港演员的演出水准,他就在摇晃的车上背剧本,好几次因为鼻炎发作,体力衰弱到神智恍惚而被工作人员紧急送往附近的乡间小医院吊点滴


拍古装动作戏的时候,他更是每天从早打到晚

腰伤,腿伤,满身旧伤,却还是再苦再累,什么戏份都自己亲自来


甚至有一天,他爸爸明明是兴高采烈地从台湾跑到无锡来探他的班,可到现场却正好看到他在拍被人打得很惨很惨的戏份

当场霍爸爸就已经心疼得完全看不下去了,可霍建华还是在坚持拍摄,连给爸爸一个安慰的拥抱的时间都没有。


每一个角色,他都努力表现,努力突破,很多努力他不想说,可他一直在身体力行地努力去做



出道十几年,霍建华接拍了大大小小近40部电视剧,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了他热爱的工作



永远寻求突破,永远不甘于一成不变的角色定位,芭姐都快觉得华哥的毕生愿望是把三百六十行,行行演个遍了


《捉迷藏》里,被海璐姐钢管敲头无数次

《逆时营救》更是从没有一刻不是灰头土脸

《明月几时有》又连手指眼神儿都是戏····


到今天,到高高殿堂上最矛盾最决绝,最无情也最深情的乾隆帝,霍建华又何尝不是像他所说,已经把整个生命都揉进戏里了——他没标榜过自己是什么实力派,也不曾抗拒仙侠偶像剧带给他的标签和头衔


他就是他自己,做着想要做的事情,寻找着自己一直在追寻的方向——如同戏里的弘历一般,不必谁来给予赞许或承认,这一路走过来,赢了不狂,输了敢认就很好


至于怎样才算真的“转型成功”,又怎样才算真真正正地被肯定,时间总会给答案——演员霍建华,他只要一路脚步不停,继续前行就好。







上一篇: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下一篇:万圣节就要到啦,今年一定要画一个不撞脸的妆!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