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财经文章详情

前有30亿债券已经违约,后有百亿存续债务围追堵截,浙江女首富迎来“至暗时刻”

2018-11-03阅读 211 财经 我要关注


(9月21日周晓光出席浙江省女企业家协会30周年庆典,这是新光债务危机前周晓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来源:AI财经社

撰文 /  仉泽翔   编辑 /  鹿鸣


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我女儿走路走得太快了,她很想做大的,我早就叫她不要去搞那些东西了,实际上做点小生意混口饭吃就很好了。”谈及周晓光的现状,其母黄仙兰的眼神有些黯淡。


10月31日晚间,停牌了9个多月的新光控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因重组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决定中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从11月1日起复牌。复牌首日即告跌停,报13.28元。


从9月25日,新光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开始,围绕新光圆成、新光集团、董事长周晓光的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9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发行总额20亿元,票面利率6.5%的“15新光01” 债券出现逾期。同日,发行金额为10亿元“17新光控股CP001” 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第一期短期融资券,也于9月25日到期。上海清算所称,仅收到部分本金及全额利息资金。构成实质性违约。


另据Wind数据显示,迄今新光集团仍在存续的债券发行规模还有166亿元,目前剩余的债券融资余额累计超过100亿元。


前有30亿债券已经违约,后有百亿存续债务围追堵截,周晓光的资本棋局,变得如履薄冰。


01


10月1日上午,正在过享受国庆假期的义乌市民目睹了一场奢侈的婚礼——两台劳斯莱斯打头,身后跟着一水儿的黑色S级奔驰,浩浩荡荡地驶入义乌世贸中心南侧的,当地首屈一指的香格里拉酒店。


“你看见没,打头那牌子上全是8的劳斯莱斯,那是周总的,旁边那台也是,后面紧跟着那两台黑色虎头奔是我们虞总的。”香格里拉酒店的保安小毛对这几台车如数家珍。


周姓在绍兴金华一带是个大姓,但在义乌,被称为周总而不用带其他头衔的,只能是新光集团董事长周晓光,小毛口中的虞总则是她的丈夫,新光集团前总裁虞云新。1995年,这对在义乌国际商贸城里卖了10多年饰品的夫妇从两人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共同发起成立了新光集团。


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的身价居于65位,2018年,她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的第26名,不过周晓光本人却对此并不感冒,“他(胡润)确实问过我身家有多少,但我没告诉他。”


曾有接近周晓光的人士透露,胡润团队确实曾请新光集团填写过相关资产调查问卷,当中涉及到的一些关键数据,周晓光方面未曾提供。在截至9月17日的福布斯全球富豪实时榜单上,周晓光成为最新的浙江女首富。



这不是周晓光家族第一次在此举办婚礼。2017年12月8日,周晓光长子虞江波和森宇集团董事长俞巧仙的千金俞恬伊的婚礼在此举办。彼时,豪车、红包的照片在朋友圈中刷屏,“婚礼一周多之前,新光汇外墙的广告屏全是森宇铁皮枫斗的广告。”


按照周晓光的说法,自己将在3年内退居二线,5年内交班,这个交班的接班人正是自己的长子虞江波。


这位留洋少帅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关键档口回归新光,在危机中受创的新光,产品销量低迷,融资遭遇困境,虞江波临危受命负责饰品的市场拓展业务,协助老爸虞云新对企业进行业务转型,逐渐取代了思维保守的时任新光饰品总经理的老臣陆晓忠。


在当年的全体员工大会上,周晓光当着6000多名员工的面说了八个字:


“苦海无涯,回头无岸。”


02


如果没有这场债务危机,周晓光可能还会继续买买买。


2018年7月2日,新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发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剑锋直指港股上市公司中国高速传动。


(这场蛇吞象的关键砝码是中国传动旗下盈利最强的风电传动设备制造和工业传动设备制造。)


收购方案显示,新光圆成将与丰盛控股、Five Seasons签署《框架协议》,中国传动拟剥离数控机床、柴油机、芯片、锅炉及治金设备等研发、制造业务,且完成上述资产剥离将是新光圆成本次重组的先决条件。这表明,新光圆成仅将中国传动盈利能力最强的风电传动设备和工业传动设备制造进行保留。


另据香港联交所颁布的《收购守则》,上述协议转让完成后,新光圆成需就中国传动全部已发行股份(不包括新光圆成已通过本次协议收购持有之股份)作出无条件强制现金要约。新光圆成将根据最终要约的接受情况决定是否维持中国传动在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公告中披露,新光圆成将购买中国传动51%-73.91%股权,按中国传动163亿元的估值计算,至少需要83亿元。公告中披露本次要约收购资金来源为新光圆成的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而新光圆成最新半年报显示,其账面货币资金仅有2.14亿元。


据称,新光圆成将向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借款50亿元,8月,周晓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对新光圆成的50亿元借款会如期借,到期的债券等资金都会按期偿还,目前几个资金都在准备中。”


但此时,随着新光债务危机的到来,这场收购也没了下文。10月31日晚间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因重组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公司从维护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的角度出发,经与交易对方充分协商,并经公司管理层充分讨论和审慎研究论证,决定中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从11月1日起复牌。


不仅如此,周晓光还被上市公司爆出了家丑。


10月31日,与新光圆成财报同时发布的还有一则公告,在这则公告中新光圆成自曝家丑,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人在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的情况下,在担保函、保证合同等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为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及其子公司新光饰品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担保高达3亿元的借款。与此同时,一笔本息合计为6.7亿元的款项还从新光圆成汇入新光控股集团账户。



另外,10月24日,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新光集团所持股份全部被冻结。2015年,新光集团与公司签订了2016年至2018年业绩承诺补偿协议,若公司业绩不达承诺值,新光集团将以股份的方式对公司进行补偿。现股东股份被冻结,或对业绩补偿造成影响。


人民网援引新光集团新闻发言人徐军的话称,今年以来,公司已如期兑付各项债务本息约90亿元,导致短期兑付压力陡增,流动性不足成为当前面临的最大困境。


03


在周晓光的资本棋局中,新疆曾经是重要一环。


2012年5月,周晓光通过旗下公司富越控股参与新疆新天集团战略重组,以增资控股的形式入主新天,持有77.78%的股份,此举被视为义乌财团大规模开赴新疆的序曲。三年前,富越控股开赴上海滩,以3亿元的代价从上海新世界集团手中购下包括“张小泉”在内的8个老字号品牌。


周晓光早在2008年的时候就盯上了新天集团这块肥肉,当年,围绕新疆哈密地区的淖毛湖煤田,新天集团正陷入和能源大鳄新疆广汇长达八年的一场探矿权纷争,直到2012年,新天集团改朝换代之后,经过当地国土资源部门的调解,这场纠纷方才落下帷幕。


除了淖毛湖煤田之外,新天集团旗下资产还有包含有上海陆家嘴的凯宾斯基酒店、天山天池景区运营权、三亚亚龙湾海景国际酒店,在哈萨克斯坦还有两块油田。


此前新光集团发起对上市公司方圆支承收购时的《收购报告书》披露,2013年新光集团的日子十分难过,《报告书》显示,2013年新光集团账面曾有大笔资金流出,货币资金存量减少4.5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减少14.21亿元。


大笔资金流出增加了新光集团的债务压力,《收购报告书》披露,2013年度新光集团短期借款为39.25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21.04亿元;长期借款为54.76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18.36亿元。


与此同时《收购报告书》显示,2013年新光集团的非流动资产陡增,较上一年度同期增长37.94亿元。


有业内人士分析,新光集团在当时的资金紧张势头似乎与今日有着类似之处,只是2014年之后资本市场出现复苏,新光得以平稳过渡。


完成对新天集团的全面掌控后,2014年春节,新光集团总裁虞云新在全体员工大会上高歌了一曲《爱拼才会赢》。周晓光也给媒体列了一个时间表出来,每年资产增长100亿,用十年的时间,将新光集团做到千亿级规模。


(周晓光和丈夫虞云新)


新光集团主管投资的执行总裁栗玉仕曾说,“新光的财务策略一直都稳健审慎,特别强调风险控制,而资产负债率也一直保持在40%左右。集团持有的商业物业资产及股权等回报稳定、收益良好,为经营拓展提供了稳定充沛的现金流。”


事实上,新光并不像栗玉仕说的那么稳,据前述《收购报告书》披露,2012年到2014年的三年间,新光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在60%以上,而非栗玉仕所说的40%,2013年的时候则已达到68%。与此同时,大手笔的并购也并未因公司现金流紧张而停止,就在此次债务危机爆发前夜,新光集团仍在运年一笔高达百亿的蛇吞象。


在资金危机到来之时,新天集团也成为周晓光不得不抛弃的一颗棋子。


9月27日,新京报报道,为缓解资金压力,新光集团正引进外部战略投资者,对新光集团增资约 40 亿元;此外,新光集团还打算转让所持有的新天集团77.78%股权,预计获取现金流入约 65 亿元。


04


周晓光的另一个“烧钱”项目,是房地产,这也被周晓光视作转型的“命脉”。


义乌市农办农村建设科科长鲍小龙曾说,义乌的大部分城区原本都是农村,放眼望去,全是统一的“4层半”,品位实在不高。


2017年元旦,紧邻商贸城的义乌世贸中心竣工,这座被称为“义乌雄心”的浙中第一高楼,成了义乌楼市的斯大林格勒。


世贸中心是义乌首个城市综合体项目,也是新光集团自创建以来最大的一个项目,规划有一线江景豪宅、酒店式公寓、甲级写字楼、香格里拉酒店、大型商业旗舰等五大高端业态,总占地面积约4.9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8万平方米,总投资60亿元,由1幢地标级建筑与3幢150米超高层建筑及裙楼围合而成,顶部还设有直升机停机坪,其主楼高达215米,在浙江省内排名第二。


(义乌世贸中心)


2010年,新光集团以10.96亿元的价格击败浙江绿城、上海东银和美国西格取得这块CBD核心地块,拍下地块后,周晓光将世贸中心的建设全权交给自己的丈夫虞云新,由虞云新发起成立义乌世茂中心发展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一职。2004年,虞云新曾力主新光集团收购浙江万厦地产,是新光集团布局地产行业的开路先锋。


虞云新曾表示,世贸中心将拥有浙中地区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超大型购物广场,将改变义乌商业零售与商业批发的失衡状态。


义乌市委常委、义乌商贸服务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王奎明认为,世贸中心的对义乌的意义可以比肩陆家嘴、珠江新城和钱江新城对上海、广州和杭州的影响,“现在谁还会去质疑上海陆家嘴、广州珠江新城、杭州钱江新城的建设与作用,义乌也想在这里营造一个新的城市中心。”


不过,对新光集团来说,世贸中心带来的资金压力也是不可小觑的。前述《收购报告书》披露,2012年-2015年7月,义乌世茂中心发展有限公司全线亏损,资产负债率全在70%以上。


2017年6月3日,义乌世贸中心部分精装公寓开盘售卖,绝版地块引发本地土豪老板抢购,但周晓光家族早已抢先出手。


2017年3月,周晓光的两个儿子虞江波、虞江明各自拿下3套,周晓光弟弟周义盛,其妹妹周丽萍各自拿下2套,这10套商品房总价9206万元,面积均在200平米以上,平均单价超4万元/平方米。


2017年6月5日,周晓光家族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发布公告披露,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同意公司关联自然人周晓光、虞云新购买公司二级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中心发展有限公司开发的世贸中心项目商品房。


周晓光时任新光圆成董事长,虞云新时任新光圆成董事、总裁,二人为新光圆成实控人。


公告披露,在此次交易中,周晓光拟购买世贸中心项目商品房三套,面积合计675平方米,交易价格为2889.48万元;虞云新同样购买世贸中心项目商品房三套,面积合计673.88平方米,交易价格为2870.68万元。


周晓光夫妇耗资共计5760.16万元,购下6套房产,总面积达1348.88平方米,单价约合4.27万元。


公告中称,周晓光夫妇出于住宅改善性需求,向义乌世贸购买商品住宅系义乌世贸日常经营活动产生的关联交易, 遵循了市场定价原则,关联交易价格公允,不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及独立性产生重大影响。


但有消息人士曾指出,周晓光夫妇豪购自家楼盘除其所说的要改善住宅需求外,另一方面还是为了完成入主上市公司方圆支承时做出的业绩承诺。


2016年,方圆支承向新光集团及虞云新发行股份购买万厦房产、新光建材城各100%股权。通过此次交易,新光集团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方圆支承更名新光圆成。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完成收购后虞云新对方圆支承承诺,标的资产2016年度净利润不低于14亿元,2016年、2017年度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27亿元;2016年-2018年度累计实现的合计净利润不低于40亿元,多个重磅地产项目可能带来的丰厚回报成了虞云新做出如此承诺的底气。


在楼盘的实际销售中,周晓光家族豪购自家地产的行为被义乌世贸中心包装成一大卖点向外兜售。AI财经社走访其营销中心发现,“塔顶圈层”、“大人物聚集”、“新光家族”等字样频频出现在世贸中心的广告页中,营销人员也表示,在义乌想拓展顶层人脉,住进世贸中心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伴随着义乌城区的急剧扩张,核心地块的土地越来越金贵,新光圆成最新半年报显示,新光集团已将主营业务转向房地产开发,2018年上半年,旗下子公司浙江万厦地产净利润达3.03亿元,义乌世贸中心发展有限公司净利润为7091万元,是新光圆成主要控股公司中盈利情况最好的两家企业,占新光圆成总利润的90%。


05


在当地人眼中,周晓光盖楼既成就了这座城市,也辜负了这座城市。


义乌的房地产市场在全国楼市中向来独树一帜,长期保持狂飙突进之势,仿佛楼市调控政策对其根本产生不了影响。就在新光集团10亿拿下世贸中心地块半年后,义乌地价持续走高,甚至曾出现一日两地王的盛况。


2018年8月12日,义乌警方发布的一则警情通报把所有人的记忆拉回到14年前。


义乌市公安局在公告中称,有40余人因经济纠纷前往义乌市法院上访,信访期间不听劝阻,在市法院内集体喊口号、换上带有侮辱字样的白T恤。在控制现场后,公安机关将有关涉事人员带回调查。


事后,新光集团用一则声明称揭开了这场闹剧的幕布。声明中称,此次聚众滋事的组织者和恶意信息的传播者,为2004年在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售楼盘“财富大厦”的购房者,此为新光集团在收购浙江万厦之前所产生的历史遗留问题,因这批购房者不能按期向银行偿还按揭贷款,反而将其违约行为无理的归责于我司,为维护公司正当权益,我司已按法律程序向法院提起诉讼。


AI财经社走访财富大厦了解到,2003年9月,浙江万厦地产开发财富大厦时曾做出承诺,财富大厦落成后将与义乌国际商贸城2期打通,成为市场一部分,因此将与市场同价,作为商铺销售,由此引发大批购房者趋之若鹜,争相抢购,义乌的一些下岗工人、失地农民争抢预订。有购房者回忆,当时购买商铺的场景非常壮观,有的人不睡觉排队交钱。1000余间“商铺”在一天之内被抢订一空,财富大厦的开发商万厦公司收取定金达3亿之多。


但财富大厦落成后,传闻中与国际商贸城二期连通的廊桥并未开放,AI财经社走访时发现,财富大厦A座与商贸城二期最窄处不到30米,廊桥虽然已经建成,但两端均被封死,目前无论在财富大厦还是在商贸城中,都找不到廊桥入口。


AI财经社查询后发现,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二期的规划补充说明中“连接体(骑楼)与市场之间不得开门,若要开门,需双方协商解决。”


目前财富大厦仅一楼、二楼有数十家商户在此经营珠宝生意,三楼往上仅零星有几家外贸公司在维持简单运作。


有业主告诉AI财经社,此前义乌市政府在拍卖这块土地之前已经有详尽的规划图纸,政府部门是拿着楼盘的图纸拍卖土地的,拍卖地块的规划名称就叫“国际商贸城二期市场1号、4号、5号、6号楼”的规划,其中1号楼的二、三、四层通过走廊与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国际商贸城相连,而这个1号楼就是现在的财富大厦A座。


(义乌国际商贸城2期和财富大厦中间最窄处不足30米,中间的廊桥已经建成,但两边都找不到入口)


就在财富大厦的业主以为买了店铺就可以走向财富自由之路时,开发商万厦地产却悄然改头换面。2004年,新光集团收购万厦集团,虞云新任万厦集团总经理,原总经理骆有才开始退居幕后。


由此,业主与新光集团展开了长达14年的拉锯战,双方各执一词,有涉事业主在义乌本地论坛上发帖喊话,“周晓光,你辜负了这座城市。”


06


东阳江南岸的新光集团,形如一座围城:这座城堡只有一座正门,四周用栏杆围起,外侧的楼群环形相连,把这座堡垒围起。员工宿舍在这堵围墙之外,通过连廊与厂区相连,从正门穿过是一片开阔的广场,走过中庭便是新光集团的行政主楼,保安、工人穿梭其间,运气好的时候,会碰见周晓光的劳斯莱斯从中驶出。


新光集团的行政主楼住着周晓光一家30多口人,外界将他们称为“新光家族”,周晓光就是这个家族的大家长,在周家流传出来的所有合影中,都是周、虞两家的老人坐在第一排,而周晓光通常站在第二排中间的核心位置。



新光的离职员工张文告诉AI财经社,行政大楼的1-5楼是集团办公室,6楼、7楼是新光家族的卧室,最顶层是个佛堂,周晓光的母亲黄仙兰信佛,这个佛堂是给老人家准备的,有时长子虞江波也会上来喝茶打坐。


女首富没钱了,这个消息就像流感一样在新光员工中传播。


有新光集团旗下新光互联投资管理公司的员工对AI财经社表示,此前新光互联曾连续几个月发不出工资,逼不得已给市长热线12345打了电话,向劳动监察大队施压才拿到了工资。


接着,消息过了东阳江又传入了商贸城,这是周晓光起家的地方,在这里她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


在商贸城做了7年生意的的香港客商曾国辉指着连绵5公里的国际商贸城说,“商贸城是什么的地方,英雄地,风云地啊。”这句话是《古惑仔》里蒋天生对陈浩南形容铜锣湾的话,用来描述国际商贸城倒也贴切,“在义乌做买卖的谁没听说过周晓光、俞巧仙,谁不想当下一个周晓光?”


07


但在义乌城内,和周晓光的老家岭北周村,仍然如同新光集团的“围城”一般,周晓光保持着乐善好施的形象,也是当地老人教育孩子的榜样。



周晓光一家是从老家农村最早走出去的人,10月2日,在周晓光的老家,周晓光三妹指着面前的一座大山对AI财经社表示,“就这个山,不走出去能做些什么呢?卖土鸡、土鸭吗?”


这座山名为天峨山,把诸暨、东阳和义乌三座城市隔开,周晓光的老家就在与义乌一山之隔的诸暨岭北周村,当地除了盛产土鸡以外,几乎没有其他产业。周晓光发迹后,捐款给当地的学校设立奖学金,重修了宗祠,还编修了族谱。至今,周晓光早年与浙江省领导的合影仍挂在岭北周村村委会的墙上。


周晓光做生意的本事都是从母亲黄仙兰那学的。周晓光的三妹回忆,最早是黄仙兰带着他们顺着铁路线一直走,“背着100多斤的包袱,装着绣花针、绣花样、毛线团,哪里有火车去哪里。就光黑龙江,我们就走过佳木斯、鸡西、七台河、牡丹江,哈尔滨、齐齐哈尔,大兴安岭这些地方。”


周晓光的丈夫虞云新来自同样与岭北周一山之隔的东阳,虞云新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绣花工人,20岁两人开始恋爱后,虞云新接了岳母黄仙兰的班陪周晓光走南闯北练摊。


周晓光(左二)和丈夫虞云新(右二)


义乌人高全自诩为本地消息人士,他仍然坚持认为周晓光“十分安全”,“青口那边的地都是他们两口子的,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世贸中心,新光汇,香格里拉,都是他们家的,怎么能破产。” 


不久前,周晓光父亲周郁文去世,这是岭北周人在新光危机爆发前最后一次见到周晓光,也是岭北周几百年传承下来最荣耀的一场葬礼:上千人赶来参加葬礼,手持白花,面色肃穆,送葬的队伍一直排到山上的墓地。


9月30日,是周晓光父亲“四七”的日子,她的几个妹妹带着母亲黄仙兰回岭北镇扫墓,前一日周晓光赴京开会,刚好赶上北京大雨,飞机延误,深夜才到义乌。


在黄仙兰眼中,她对新光集团的现状了如指掌,她对AI财经社表示,不是新光集团没钱,而是“资产在外面一下子拿不进来嘛”,黄仙兰认为新光近期的经营状况没问题,而是之前的投资没有收回,近期的几笔贷款没有到账。


“现在义乌江边还有300多栋别墅没有开盘,在新疆60多亿的投资还没盈利,千岛湖那边还有酒店,也有120多栋别墅。”对新光集团近期的危局,黄仙兰并不绝望,“资产卖掉的话值很多钱的呀,我们家的资产有四五百亿啊。资产一卖,这些就都是小问题了,这么大的企业碰到困难,政府也不会不管的嘛。”


此前证券时报曾报道,有消息人士指出,“新光集团的求救呼声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但政府至今还没有下文。政府的态度,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


此外在9月27日的新光集团债务问题沟通会上,有银行方面人士公开指责新光集团,“现在新光自己都不能透个底,这让我们银行怎么帮啊!”


提起女儿周晓光的现状,黄仙兰眼神有些黯淡,“我女儿走路走得太快了,她很想做大的,我早就叫她不要去搞那些东西了,实际上做点小生意混口饭吃就很好了。”


(文中张文、曾国辉、高全等均为化名。田林川、李梓楠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标题《女首富告急》,本文不代表《财经》立场)



其他用户正在看

痛心!重庆公交坠江,竟是乘客与司机互殴所致,15个生命没了

投入1000万,暴赚1个亿!现金贷不死幕后:"借钱是会上瘾的"

拖欠4000万,李亚鹏上了“被执行人”名单!曾感叹“做生意比拍戏难很多”

一针难求!多地流感疫苗断货,三家生产大户生产为零,供应锐减六成

茅台跌停,五粮液跌停,白酒股全线崩盘!一个时代结束了?


监制  |  李勇    责编  |  伊珊

上一篇:2018年收入最高的过世名人榜:有的人死了,每年还赚数亿美元

下一篇:推广|震惊!未来5年内一场时代大风暴正席卷而来!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