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本地文章详情

戏曲家黄燮清与《倚晴楼七种曲》

2018-11-09阅读 146 嘉兴日报 我要关注





黄燮清(1805-1864),原名黄宪清,字韵甫,又字韵珊,别号茧晴生,别署吟香诗舫主人,又自号两园主人。海盐武原人,晚清戏曲家、诗人。其一生无子,有两女,长女黄珏,嫁钱塘宗景藩;次女黄琇,嫁同里冯缵斋。黄燮清少负奇才,博通书史,工词翰,审音律,善绘事,一生著有《倚晴楼七种曲》、《倚晴楼诗集》十二卷、《倚晴楼诗续集》四卷、《倚晴楼诗馀》四卷、《国朝词综续编》二十四卷。另还有《玉台秋》和《绛绡记》两剧被收录于《聊斋志异戏曲集》,另余著作海盐县博物馆皆有收藏。黄燮清所作诗集记录了晚清社会的风雨动荡和他一生坎坷之轨迹;他的剧作有人评价为“以其对社会人生的深刻批判精神和形式上的大胆创新意识,为近代的戏曲创作输进了一股新鲜的气息,对后来戏曲改良思潮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清朝中后期至现代戏曲之过渡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作用,为晚清戏曲中兴人物。戏曲史专家陆萼庭撰写的《清代戏曲家丛考之一》就写了黄燮清。

黄燮清小像(翻拍于倚晴楼诗集)

黄燮清“貌脊而脩,高颧削颈,炯炯双眸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邱,而位屈于百里侯。吾知天之所以信子者,固将寿文章以千秋”,这是其好友何国琛对黄燮清外貌的描述。其一生历清嘉庆、道光、咸丰和同治四帝,处于清朝中期和晚期社会风云涌起、统治者难以自安阶段。其生长于儒学家风极深的门庭,其父黄一夔,宿儒,屡踬场屋,乃以读书励行,尝以“继学、慎交、戒刻、黜伪”四事教诲之,并留有楹联:“贫未卖书留教子,饥宁喫粥省求人”。黄燮清颖敏好学,自幼除外傅外,昕夕悉由庭授,饱读诗书,深厚的家庭儒学氛围对其熏陶极深,一生追求以身报国、显扬门庭,封妻荫子,其年少即因才而负盛名。但在以身报国、追求仕途路上却是郁郁不得志。其先后六上春闱而落第,四旬后,又连遭大故,复饥驱奔走,南登虔台(赣南),西渡彭蠡(鄱阳湖),东揽金焦(金山与焦山的别称)之胜,数年浮家泛宅于长江浩淼之路上。后因誊录得湖北县令,当时楚北正值兵燹之后,民俗衰敝,庐井萧然,泽鸿嗸嗸,夷伤未复。黄燮清称病未之官,在其所住拙宜园、砚园和倚晴楼中,与同里文人雅士、名流隐士乃至及第高官等觞咏雅集,并邀同人善曲者对其《帝女花》等剧填谱度曲,善歌者为之演唱,一时其大有俯仰林壑,长吟抱膝终身。


但战争的炮火把黄燮清这个居家的愿望也震碎了,当太平军的炮火攻破江南大营,复克嘉兴、海盐时,黄燮清亦成了难民东避西躲。故园被毁,异乡飘泊,他无限伤感:“归去未有期,故乡日糜烂。此身将何方,四顾发长叹。”为了一家生存,其不顾年长,还是决定赴楚就官。然旧日好友及兄长黄际清、长女黄珏刚满四月之子宗生的相继去世,使黄燮清的身心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特别是次女黄琇的早逝更使他悲痛难抑。家园的破碎、亲人的离去、心灵的飘零和自身的迟暮,使黄燮清本就多病的身体雪上加霜。他辞去了县令官职,居住在武昌。但就在黄琇去世的是年冬天,日日盼望回归故园的黄燮清亦在武昌郁郁去世,年五十九岁。殁后,因无子,由长女婿宗景藩为归其棺,葬在海盐澉浦九杞山之阳,与其父母墓宅一处。


《倚晴楼七种曲》

《倚晴楼七种曲》包括《茂陵弦》、《帝女花》、《脊令原》、《鸳鸯镜》、《凌波影》、《桃溪雪》和《居官鉴》七部传奇和杂剧。

倚睛楼七种曲


据黄燮清次婿冯缵斋在光绪辛巳年(1881)《居官鉴》《跋》中说:《茂陵弦》、《帝女花》、《鸳鸯镜》、《凌波影》、《桃溪雪》五种已在黄燮清在世时便陆续镂板行世,称为五种,《居官鉴》和《脊令原》藏稿未刊。黄燮清晚年因为社会动荡不安,“自悔少作,忏其绮语,毁板不存”。黄燮清去世后,长婿宗景藩与次婿冯缵斋遵翁嘱,在前五种基础上又收入《居官鉴》和《脊令原》,合并为《倚晴楼七种曲》。宗景藩嘱其门人进行校雠,但刚开始附梓雕刻时,宗景藩却遽而病逝了,后由冯缵斋继续为其陆续刻印。在这七种曲中,近代戏曲理论家吴梅评论说:“《帝女花》、《桃溪雪》为佳,《茂陵弦》次之,《居官鉴》最下,此天下之公认也。”黄燮清从小深受忠孝仁义节烈等儒家思想观念影响,成年后又逢社会动乱,内忧外患,生灵涂炭。作为一名中下层的文人士大夫,黄燮清的戏曲创作便以抒发为国家建功立业之思,同时也以表彰节烈、扶植人伦为主旨,希望用道德和人伦的规范来挽救世风日下、内外交困的晚清社会,所以他的戏曲无论取材于历史还是现实,或是据小说、人物传记改编,总是不遗余力地宣扬仕宦建功立业,抒发伦理道德之情,强调风世之作用。


《茂陵弦》

《茂陵弦》是根据西汉有名的辞赋家司马相如和才女卓文君的爱情故事改编,分上下卷,共二十四出。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早就相互爱慕,在其父招待县令及其贵宾司马相如的宴席上,藏于帘后的卓文君偷听了司马相如的《凤求凰》后,更是情思绵绵。却喜闻父亲卓王孙把自己许配给了司马相如,且还留下了“绿绮”琴为聘。但卓王孙事后打听到司马相如乃一介穷书生,便想赖婚。卓文君在使女的怂恿下便深夜与司马相如私奔,留下了千古爱情佳话。


但黄燮清作《茂陵弦》显然不是为歌颂他们的爱情而作,相反他对卓文君这种“不守妇道、有伤社会风化”的行为给予了严厉批评与指责。他借卓文君自己之口说出了“行云错犯神仙禁,买浆误落烟花井。沾泥柳絮太飘零,几时洗得身儿净”,坐实私奔之罪。而在《茂陵弦》自序中,黄燮清也明确表示“余为相如而作”,在开场白中亦开门见山指出“岂为蛾眉修艳史”。黄燮清作《茂陵弦》是借司马相如而抒发自己未竟抱负。司马相如因作《子虚赋》而得汉武帝刘彻的赏识,更因作《上林赋》而得汉武帝封郎,后又被任命中郎将,令持节出使,平定了西南夷,可以说是既报国立功,又光耀了自身门庭,实现了古代文人士大夫所追求的人生目标。黄燮清亦是才高八斗,但因科举制度的门槛,使他大半生奔波于考场内外,却又始终未如愿以偿。他多么希望有一位如汉武帝那样的伯乐,也能像识司马相如一样的赏识他,在科举制度之外破格提拔他,使他能实现以身报国、光耀门楣之人生理想。但这一愿望他一生都没有实现,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帝女花》

《帝女花》是《倚晴楼七种曲》中最上乘之作,分上下卷,共二十出,讲的是明未崇祯帝之女坤兴公主朱徽娖的故事。明朝未年,坤兴公主三五芳年,父母将她许配给了都尉周世显,正待婚嫁,李自成的军队一路势如破竹,攻进了京城,杀进了禁苑。为免受贼人凌辱,崇祯帝忍痛挥剑斫坤兴公主和年幼的昭仁公主,进皇宫命皇后与众嫔妃殉国,自己也自行了断。五天后,被砍断左臂的坤兴公主醒了过来,被救后隐居在城外维摩庵。清顺治二年,坤兴公主上书皇帝准允其出嫁为尼。帝未允,复赐土田邸第钱物,迎归邸第,并令人找原配附马周世显,赐他们完婚。婚后,坤兴公主虽生活于锦衣玉食之中,却不忘亡国之痛,加上日夜思念父母,心病难医,与周世显成婚不过一年,便在郁郁寡欢中撒手人寰。帝赐安葬于彰义门外,谥“长平公主”。


《帝女花》中,黄燮清通过老赞礼之口,说出了他作《帝女花》的缘由,是因为清朝廷对坤兴公主这椿情节“上轶虞夏,远迈商周”,连公主也凭空感激不尽。所以做这本乐府“无非歌咏、盛德的意思”,皇恩浩荡。另外,黄燮清也通过剧作,对不忠于前明的犯官皆押出午门外,并“寄语满朝官,切莫尤而效”。起义动乱等逆上犯乱之人,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弘扬正义,鞭挞邪恶。


《帝女花》一经刻印谱曲后,苏、杭各昆班便立刻争相传唱。到了“其所梓乐府倚声已纸贵一时,几于有井水处皆歌柳词矣,当世名流争以识面为幸”的地步,久演不衰,所谓“恋笺新擘谱笙簧,唱遍江南齿颊香”。其兄黄际清谓《帝女花》之文字“哀感顽艳,声情惧绘”。著名戏曲理论家曾永义这样评论《帝女花》:“像这样凄凄切切的、荡人魂魄的文字,即使是子规夜啼也不足以喻其悲。”《帝女花》不仅受到国人的喜爱,也引起了日本人的兴趣,《帝女花》被引入到了日本后,活跃于日本的舞台上。根据《帝女花》改编的粤语《帝女花》非常闻名,汪明荃、张国荣、郑少秋、佘诗曼等著名歌星与演员,都曾出演或演唱过。我们现在也还能看到《帝女花》中《宫叹》、《哭墓》、《探讯》、《觞叙》、《香夭》五出及《茂陵弦》中《买赋》一出的昆曲工尺谱,排练后即可以演唱,如能实现,对海盐本土传统文化的弘扬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居官鉴》

《居官鉴》是《倚晴楼七种曲》里面唯一一部涉及到现实题材的传奇剧作。黄燮清早年擅长写作男女恋情,其《帝女花》、《茂陵弦》、《鸳鸯镜》、《凌波影》等早已名重一时。这些剧作“哀感顽艳,声情俱绘”、“一往而深,缈无边际”,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但晚清时,当帝国主义列强的铁蹄踏遍中国东南沿海,鸦片烽烟四起,加上内乱不断之时,黄燮清的心里升腾起了一种神圣的民族意识和强烈的责任感,发出了“读书不为科名,计要与天朝策治安”的呼喊。同时又认为“官无大小,能忠勤即是良臣”。因此,《居官鉴》是黄燮清未遂心愿之寄托,认为男儿当该志在四方,报效国家,以实现九州清晏。所谓:出山心事为苍生,不取人间显宦名。欲使疮痍登袵度,好施霖雨化搀枪。传家书卷惟忠孝,经世文章本性情。聊借管弦鸣吏治,他年歌舞祝升平。


《居官鉴》分上下两卷,共二十六出,主要讲了滇南郡守、福建人王鼎亨,一生忠正,为官清廉。他根据自身为官经验撰著了一部《居官鉴》,作为家传之书。在督促儿子王文锡出山报国准备赴浙就任时,王鼎亨即授其《居官鉴》,要其时时铭记,指导其从政。


王文锡辞别老父、妻妾、儿子,赴浙就任。当时的清朝外有鸦片毒害国人,致使生灵涂炭;内有各种暴乱层出不穷,国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王文锡出山之时正是处在这样一个内忧外患的特殊时期,他亲眼目睹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于是励精图治,决心为官要上为朝廷下为民,克制因常年在外而引起的内心强烈的思亲之情,同时也抑制妾黄姬与父亲去世的悲情,一路擒海盗、争灾粮、剿匪徒、筹边防,殚精竭虑,确保了浙江一方清晏,深得民众爱戴,最终得到了朝廷的赏识,官衔节节高升,实现了其父亲愿其男儿当以身报国、显扬门庭,封妻荫子的理想。


倚晴楼诗集、诗续集、诗馀(翻拍于县博物馆)


国朝词综续编(翻拍于海盐县博物馆)

上一篇:忽悠十多年!这个健康理论根本不存在!

下一篇:多项行政处罚基准进一步完善,嘉兴人千万别做这些事!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