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体育文章详情

“葱桶”逆袭四大洲!从平昌到美国 这是他们金牌背后的辛酸历程

2019-02-11阅读 83 腾讯体育 我要关注

视频:【颁奖】隋文静韩聪双人自由滑摘金 彭程金杨获第三

“包饺子、蒸年糕,打灯笼、放鞭炮!本命年的猪猪女孩,祝大家’猪’事顺利!”

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夜,“猪猪女孩”隋文静发博,称自己正在出发去四大洲锦标赛的路上,“即将以饱满的热情和状态面对新赛季的比赛,迎接正在到来的新年!”

隋文静/韩聪夺冠

2月10日,大年初六。在美国安纳海姆,“葱桶”组合以一套极富生命力的自由滑节目,征服了裁判。最终,他们以0.06分的微弱优势逆袭,拿到了复出之后的第一枚金牌。这也是他们第五次拿下这块四大洲双人滑金牌。

隋文静落泪

领奖台上,隋文静手心手背翻飞着,悄悄拭去不争气的泪珠。泪珠滑过的面庞,略显憔悴。一旁,那个永远无限包容、绅士的韩聪,投以宠溺的目光,似在柔声安慰和鼓励。

2018年2月16日,一年前的正月初一夜,顶着伤痛出战冬奥会的隋文静,与韩聪一起只能接受造化弄人,眼睁睁看着对手狂欢,而自己只能在咫尺之遥,带着遗憾和不甘,等待下一个四年。

从猝不及防的伤病、大年初一夜的泪水,到辗转外训,再到携仅练习了6遍的全新短节目复出哈尔滨全锦赛——哪里有什么信手拈来的金牌和逆袭,从平昌到安纳海姆,“葱桶”组合整整走过了漫长而曲折的360天。


74.19——这是隋韩组合在安纳海姆四大洲锦标赛上交出的短节目的分数。这套短节目《No one like you》,是隋韩新赛季短节目新节目,此前,两人仅在42天前,也就是2018-19赛季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有过正式演绎,当时的得分是78.27分。

78.27分的背后,是赛前两周仅练了6遍,恩师赵宏博点评称,两人功力仅恢复八成——

隋文静韩聪在比赛中

2018年岁末,曾在哈尔滨见证“葱桶”组合伤愈复出的首秀。其时寒潮肆意侵袭,气温骤降到零下20-30度。黑龙江省冰上训练基地内,通往滑冰馆的数十米大道,厚厚的积雪碾压成了冰。一阵寒风袭来,“酸爽”劲不亚于韩国平昌。滑冰馆内,当报出“下一组热身,隋文静/韩聪”的名字时,看台上爆发出巨大的欢呼。王者回归。

那是12月29日。在哈尔滨举行的2018-19赛季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隋文静/韩聪携本赛季全新编排的短节目《No one like you》复出——包括国际裁判在内,裁判组不吝啬地打出78.27的高分,高居第一。

“非常开心,因为两周的时间对我们太短了。”隋文静上了妆的脸上,熠熠闪着光。韩聪额上的热汗,即便走到寒风乱入的门厅混采区,依然大颗大颗。回到久违的赛场,“葱桶”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仅仅魔鬼式地训练了两周。别人要滑不下50遍的动作,他们只完整滑了6遍。直到赛前6分钟合乐热身时,两人的第一个同步单腿旋转,隋文静最后一圈失速;滑至中圈,韩聪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险些“带”倒了隋文静。但到了正式上场,两人气场十足,默契依旧,将一套劳瑞亲自打磨的《No one like you》演绎得行云流水,几无破绽。

但显而易见的是,一切还有待完臻。

恩师赵宏博评价两人的首秀状态——80%。功力恢复八成。两人对这套动作也都有些不满意。

“两周前到现在,我们几乎从零开始。只恢复了单个能力、组合能力。整个动作还没有达到最高水准,比如抛跳、转、托举单跳等,还有一些小失误。没想到节目在场上,整体感觉大家还是蛮强烈的。”

新赛季短节目,两人心仪的后外点冰三周跳,还没有正式融进音乐编排;自由滑,因为备战时间仓促尚未打磨成型,“没能把自由滑节目也完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哈尔滨全锦赛,他们只参加短节目争夺,忍痛放弃了次日的自由滑节目。

这一切意味着,此番四大洲锦标赛之行,帮助隋韩组合实现金牌逆袭的自由滑节目(136.92分),是赛季全新演绎;且,在全锦赛至四大洲赛的短短42天时间里,两人互相磨合的遍数,以之前的练习频率推算,最多也就数十遍而已。

隋文静韩聪在全国锦标赛中

就连新赛季的两套全新“考斯滕”,哈尔滨首秀前拿到手才发现,短节目的服装,“发现很多地方需要大动工”,只好披挂自由滑的一套行头匆匆亮相——韩聪是一袭白衬衣搭紧身黑裤,隋文静翩翩白裙,妥妥的王子公主范。但在四大洲赛上,细心的花滑迷或早已窥见,在安纳海姆,“葱桶”组合的自由滑“战袍”是深蓝色的,与哈尔滨全锦赛首秀迥然不同。只是韩聪的底色更深些,隋文静的则略浅,双双单色镶钻,简单大方——可见,此番出征四大洲,两人的自由滑考斯滕,也是匆匆进行了更换。

但,哈尔滨全锦赛仅携“不成套作品”的复出,对葱桶组合仍具巨大意义。“很久没有体验到那种起鸡皮疙瘩,那种心跳的感觉了。”隋文静说。韩聪则说,“今天体会了训练前心跳的感觉,上场心跳的感觉,现场观众的气氛和我们的场上把控。”这是自平昌冬奥会以后,隋韩组合在正式比赛中的首秀。这对两人后来征战四大洲,无疑是重要的一步。


平昌之泪乃年轻的代价 生命的句子终会迸发

“年轻的代价。”距离冬奥会过去了300多天,坐在新搬迁入驻的中国花样滑冰队首钢冰上训练基地,隋文静/韩聪忆及平昌一幕,神情风清云淡。

2018年,隋文静/韩聪生平第一次出战冬奥会。此前,小隋因为疲劳性骨膜炎,刚刚经历了一次大手术。“扎针就像矩阵。”当时,苦中作乐的她还笑着发微博调侃疗伤中的自己。好不容易伤愈复出,平昌前夕,她的脚部再次受伤。

打了止痛针,拖着伤脚上场。最终,年少成名、历经坎坷,并在2017年正式迎来巅峰的隋文静与韩聪,与梦寐以求的奥运金牌失之交臂——那一晚,平时“御姐”范十足的隋文静,泪洒混采区。泪水毫无娇饰肆意流淌,把精致的妆容都刷“花”了。

隋文静韩聪在平昌冬奥会中

她太伤心了——目睹双人滑女王的这一幕,一众中国记者都显得有些猝不及防。

平昌归来,第一件事,自然是治疗伤脚。“这个伤只需要养,不需要从走路开始,所以心里多少会有一点底。也不需要像上次那样在医院作手术,消耗大量的时间。”

对比上一次那个更艰险更惊险的伤病,那个人生中更高的一个坎,隋文静说,她甚至“很享受这次小小的假期”。

最难的,是心理关。毕竟,每一次奥运会,对于每一个运动员,都一个不可重来的周期。“心理上,我们多少有一些失落,离冠军一步之遥吧。”

隋文静韩聪在平昌冬奥会中

就在隋文静养伤期间,热心的葱桶粉为他们整理了一套早年的节目视频:那是2011年,年轻的“葱桶”组合第一次参加成年组的比赛,而当时,后来平昌夺冠的德国组合,已经拿了两次世界冠军了。

“其实我们进步也是很大的。相对来说,他们赢在了经验上。”仿若醍醐灌顶,两人不再自责,不再沮丧。

韩聪的感悟似乎来得更MAN一些。前段时间,花滑队组织观看甲午战争启示录。看着看着,韩聪不自觉地将它与平昌经历挂上了勾,“不是说非得要沉痛在那场失败当中,而是从中学习如何失败,如何去成长,应该做哪些准备。”这一切,都拯救了“葱桶”组合。

隋文静说,平昌冬奥会的一切,已经成为了两人生命中不可替代的一段经历,一个磨砺。“它永远都会成为我们身体里的一种语言,一段句子,然后也许在赛场上,某一天就会突然迸发出来。”


从“举得颤颤巍巍” 到“考斯滕”下的漂亮腹肌

隋文静/韩聪

这次在四大洲,韩聪在自由滑中,披露了崭新的考斯滕“战袍”。剪裁合体的战袍下,韩聪漂亮的腹部肌肉隐约可辨。

这一切来得并不容易。伴随着隋文静的伤愈,也是韩聪“寻找消失的腹肌”的开始。

“玩命发胖。”在哈尔滨,忆起即将过去的2018年,韩聪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这是这一年“最开心的事。”

隋文静在体育医院接受康复治疗的日子,韩聪也时不时过去探望。同步“休息”的结果是,待到小隋几个月后伤愈,两人发现了一件棘手的事,这就是双双变胖了。

“我其实还好,就长了十斤。上次做手术那次涨了二十斤。”隋文静笑称。“我挺难的。我们都休息,在休息的时候我发现我变胖了。”韩聪不干了,笑着“怼”了回去。

歇了几个月,能力不足,加上双双体重上涨,两人恢复训练之初,就连一些简单的双人托举,“都举得颤颤巍巍”。

“从胖到瘦下来,整个过程真的蛮痛苦的。尤其是男孩子,还得把明明已快消失的腹肌,让它重新回来。”之后,规律饮食,疯狂撸铁,魔鬼训练。最终,韩聪的腹肌华丽丽“逆袭”,从几欲消失到清晰可见了。

隋文静调皮地称之为,腹肌们又“团结在一起了。”还让韩聪再展示一下,被后者义正辞严地“拒绝”,“不用了,就是老样子。”


外训精打细算 隋文静每晚算账算到半夜

不能操之过急——“我们希望他们从身体到心理全方位调整。”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主席申雪这样表示。

隋文静伤愈之后,队里对隋韩组合的复出之路定了调调:还是希望他们能够稳步恢复,毕竟到2022北京奥运会还有时间。

2018年夏天,两人被送出去外训。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外训,但从模式上,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没有领队,没有管理人员,从吃住行到训练甚至翻译,全都由两人独立安排,独立担当,甚至需要“精打细算”过日子。

隋文静外训照

出发之前,两人本来说好,钱一人一半,各自管理。不知从哪一天起,小隋变成了“管账婆”,“还是我来管吧。”聪哥则成了“甩手掌柜”,“我完全不想管这些。”

“管钱实在太累了。每天晚上一算账算到一两点钟。有时听着劳瑞在讲话,脑子里还蹦着数。”隋文静直呼,“包括出门打车,算好准备活动的时间,每一处都要自己想到。”

“英语好”的韩聪则主要负责翻译的活儿,但“领悟劳瑞的意思”,又是古灵精怪的隋文静更占上风——妥妥的一对互补默契的好拍档。

当再次重返国内训练,两人都直呼“幸福!”“尤其现在2022冬奥临近,从科研保障、医疗保障、体能团队,保障的力度比以前要强不是一倍两倍。”

今年,国家花滑队迁移到首钢冰上训练基地,韩聪坦言,整体的待遇各方面保障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没有享受过这么好的冰场,这么好的温度,这么好的住宿条件,乃至这么好的人才配备,包括队医和体能师,包括验血的专门医生和老师,团队保障特别强大,“赶上了协会改革的好时代。”

隋文静和韩聪感恩拥有的一切 但韩聪的追求并不止于此。

“我觉得可以再往上追寻下自己的花滑事业。今年我俩有很大的转变,比如,从制定训练计划,到跟教练探讨如何执行计划,再到自我训练模式,重新拟定战术安排,等等,这些我们也有自己系统性的斟酌思考。这对我俩在花滑上的成长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迎风跑感觉像浸冰水 一细节暴露葱桶付出

隋文静/韩聪都是哈尔滨人。在哈尔滨期间,一个细节“暴露”了韩聪远离家乡久矣——离家有多久,训练投入就有多狠多专注。

正值2018年岁末,寒潮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因为降温,北京的气温也遽降到零下8-9度,一个字,冷!而回到哈尔滨的话,气温将是零下20-30度。久违严寒,这让韩聪也感觉新鲜,气温“翻一倍”,是什么滋味?

答案是,拿聪哥的话说,“感受还是挺强烈的。”

隋文静韩聪生活照

原来,赛前一天来到哈尔滨后,“好奇宝宝”聪哥如同在北京时那样,早上起来例行去室外跑步。逆着风在跑的时候,他窃喜:啊,哈尔滨好象感觉也没那么冷嘛。但,等到跑回来时,因为是顶着风在跑,“我觉得我的脸是泡在冰水里了!”

这是妥妥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小隋的爸爸妈妈这次也是全家总动员,亲自来到省冰上训练基地为女儿加油。特别是小隋的爸爸,平时他不太敢看女儿的比赛,但这次还是来到了赛场。

“在哪里比赛,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作为职业运动员,每次比赛都像学生对考试一样,做最好的自己,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让大家都喜欢我们。”尽管如此,对于爸爸妈亲临赛场,家中的“乖乖女”小隋还是直呼“挺开心。”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其实有时候蛮喜欢这种感觉的。今天在家乡比赛,家人也来了,家乡人民也在现场喝彩加油,这让我们站在场上的时候更加坚定了信心,也是对我们复出之战一个很好的支撑和激励吧。”韩聪也是感慨不已。


过年又在飞机上!2022,他们只有一个目标

“包饺子、蒸年糕,打灯笼、放鞭炮!本命年的猪猪女孩,祝大家’猪’事顺利!”

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夜,“猪猪女孩”隋文静发博,称自己正在出发去四大洲锦标赛的路上,“即将以饱满的热情和状态面对新赛季的比赛,迎接正在到来的新年!”

平昌冬奥会期间,2018大年初一夜,当全中国家庭阖家团圆之际,隋文静/韩聪还打拼在自由滑的决赛场上。一年后,2019年的农历春节,他们又是在飞机上度过——这样的“巧合”,对冰雪运动员来说,已然成为一种职业惯性。

全国锦标赛后,第二天一早,8时40分,说好不比自由滑的隋文静/韩聪,分秒无误踏上训练场。24小时后,他们将赶在大部队之前,提前直飞北京。在那里,说好了要帮他们继续调整节目细节的劳瑞,将踩着新年的钟声赶到。

隋文静/韩聪回到北京继续打磨的新节目,乃是备战本赛季的国际首秀,即本次的四大洲赛。“过春节时我们应该会是在去比赛的飞机上,会完整地去展现两套节目。”隋文静称,“接下来的世锦赛,也会全力准备”,按照赛程,2019年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于2月4日至10日在美国阿纳海姆进行,而2019年世锦赛将于3月30日至4月7日在日本琦玉县举行。按照赵宏博的设想,希望能够在四大洲和世锦赛上,将两人的状态调整到90%以上。

哈尔滨全锦赛之前,隋文静曾经一本正经说过:放下执念,才能成佛,才能继续往下走。

告别2018年之际,两人异口同声,笑称“终于要过去了”。问及“最难忘的事”,两人面面相觑,再次哈哈大笑,“都忘了。”

平昌冬奥会时,混采区哭得梨花带雨的隋文静,走下领奖台时,冷不丁轻轻飙了句——2022,你们都等着哈。

“最关键还是做好自己吧。我们现在的对手不是别人,就是自己。每一天,都超越自己。”隋文静淡然一笑。

2022的目标呢?对此韩聪不假思索,“2022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那个目标。”眼光瞟向小隋,后者心领神会拼命点头,笑若灿莲 ,那个目标,如今高高悬挂在隋文静的微博置顶。“一年之计在于春,把每个梦想都付诸(zhu)行动。”“猪猪女孩”隋文静又“皮”了一把,愣是把“诸”字,标注上了拼音,谐音“猪”,旋即,她再次回复了正儿八经的本色,“加油,我的2022!”

——四大洲赛,属于隋韩的春天,终于来了。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体育资讯

上一篇:从吊环王到话题王 登上热搜榜的为何总是陈一冰?

下一篇:雷霆王炸组合可挑战勇士,杜兰特请放心!韦少已找到真爱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