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财经文章详情

北大男生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还写万字控诉长文,竟因为……

2018-01-31阅读 115 财经 我要关注




高考理科状元

本科北大、留美研究生

却12年未回家过春节、与父母决裂6年

写万字书信控诉其“罪行”

而这一切都源于父母的“过度关爱


近日,这件事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多关注,很多网友对此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然而,情感之事最是无法用对与错来判断的,父母与孩子之间更是如此。


随着社会环境的不断变化,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也不再是简单地以抚养和赡养来维系,人们对于彼此内心的依赖与心灵的慰藉有了更多需求


有一位网友的观点让小编很是同意:


你也没有错,但我受伤了。


如果说有什么结论的话,这就是我的结论。


这个结论怎么用呢?对我来说,是作为父母,承认自己有可能会让孩子受伤这一事实。孩子的感受没有错,我也没有错。这样在面对子女的控诉的时候,可以多一分同理心,可以说:「我没有想伤害你,这是真的,同时我也理解你被伤害的感觉。」


子女也可以说:「你们是无意的,而我被伤害是真的。」


把两个人的感觉分开,我的感觉是这样,你的感觉是那样。我们各自活在自己的偏见里,没有谁是错的。



儿子的万字长信


这位学生叫王猛(化名),从小成绩数一数二,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


而最近,王猛却写下一封万字书信,里面讲述了自己与父母之间的种种经历。


1月23日,记者在北京海淀区的一栋图书大厦前见到了王猛。他双肩包里的电脑,装着一封15000余字的长信,记录他从小学到大与父母间的种种经历。行文间,言辞激烈。


相对于直面交谈,他更善于文字表达。他不避讳自己性格的“弱点”:“内向,敏感,不善交际”。他认为,这正与父母有关。


他的文字里,满是父母的“肆意操控”、“冲突”和“炫耀”,父母的过度关爱以及缺乏亲情,让他没能树立足够的信心。


这封长信,他于近日完成,前后发给二三十个朋友及同学。他希望给这些已是或即将为人父母的同学一些参考:


万字长信的开头部分文字


被控制的爱:

单纯环境限制了社交能力


“我母亲一直倾向于把我关在家里,喜欢按自己的喜好包办事情。”


小学一二年级的时,有次班里搞文艺演出,班主任要求大家穿齐膝短裤参加,但母亲不由分说地让他穿长裤。从小到大穿衣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父母包办。


高中毕业前,所有的社交圈子几乎都在生活的大院里,“朋友,都是父母认识、了解或者听过的”。


王猛五六年级时,自己对奥数很有感觉,而一开始母亲并不乐意让自己去,一次在外参加奥数考试回来后,发现携带的文件夹不见了,找回后发现被人划坏并涂抹,“回到家后,母亲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说‘这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吧’!”


高中时,王猛曾强烈要求到外面的学校上学,但遭到了父母的拒绝。尽管后来考上北大,也因社交障碍很难与人交往。


原本以为,考上北大,就能远离家乡,逃离父母的“控制”,但依然没有。“就在离开前,家人要求我跟北京的大姨打电话,请她之后多多照顾”。在王猛看来,这不是照顾,而是一种控制。



情感的孤儿:

向父母求助从未得到支持


在王猛看来,父母并没有关心自己的成长环境和心理健康,自己成长过程中的数次“救助”都没有得到家人的尊重和支持。


小学时,因为不会剥鸡蛋,他遭到同学的取笑,后来传到家里亲戚耳里,又一次遭到了亲戚多次的取笑。


在大院学校上高中时,一次向父母反映自己调座位后身边环境变得糟糕时,也遭到了父亲的打骂,“你凭什么要学校优待你?凭成绩好?”


决裂:

拉黑父母,“他们本有很多的机会”


2005年春节成了王猛在家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当时,小时候取笑他不会剥鸡蛋的亲戚来到家里,“她看我正在做一件塑料模型就瞟了我一眼,讪笑道‘原来你只有玩模型时,动手能力才不那么差’。”


因为剥鸡蛋的事,多年来频繁遭到嘲笑,这次便没有忍住,猛地站起来怒视相对。“这次,父母依然没保护我,也没对亲戚说不”。


自那以后,王猛便没在家过春节。毕业后,在经历了几年不太顺利的工作后,王猛借着英语优势决定出国读研。


然而父母的“关爱”如影随行,随后就给他找了一位“老朋友”照顾他。在与家人的通信中,王猛讲述了与这位“老朋友”并无共同话题,但父亲却依然要求他学会跟有问题的人交往。


2012年前后,一封长长的决裂信发出,王猛拉黑了与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与“家”彻底告别。他不再主动联系家人,也几乎不回复任何信息。“这期间有太多的机会,他们都错过了。”


最近10年,王猛仅回过一次家,还是“例行公事”——更换过期身份证。那是2015年春天,整个行程仅在老家的城市呆了6个小时,只因为需要向父母拿户口本,在家中停留了不到10分钟。


救赎:

性格弱点突显,赴美申请心理学研究生


北大毕业后,王猛进入对口专业机构上班,但因动手能力跟不上,交流也出现问题,自卑的心理导致很多事情跟不上,只好离开,此后的几个工作也都不顺利。


事实上,王猛已意识到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并强烈认为这与家庭教育有直接关系,他决定为自己冒一次险,同时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去一个心理学课题组跟组学习,并在之后申请赴美读心理学研究生。


他希望心理学能够帮他弄清楚自身遭遇的问题,与过去抗争,“搞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在美国,王猛曾有一段时间不由自主的会想起从前沮丧的事情,注意力难以集中,他找到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这是他第一次做咨询,他足足讲述了6个多小时,“咨询师说我几乎有了创伤性应激障碍的所有症状”,但父母依旧不以为然。


研究生毕业后,王猛回了国,最终在一所高校做起了心理学相关的项目研究。至今父母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最多的信息莫过于“在北京”。


2017年国庆,王猛收到父亲的邮件,邮件中,家人转变了语气,希望聊一些王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王猛没有多说,只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喜欢的话题有人聊”。


父母搞不懂

儿子为何老揪着过去不放


看到儿子发来的决裂信,一开始父亲老王(化名)没觉得有啥特别,因为儿子类似的“抱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儿子把这封信称为对家人的“最后通牒”,老王没想到,这不像“通牒”的通牒,真成了儿子与家最后的告别。老两口搞不懂儿子为何老是揪着过去不放。


搞不懂的或许不止老两口。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问题似乎最应该引起重视——为何在这样一个父母受过良好教育,从小成绩优异好学上进,似乎没有任何缺憾的家庭中,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却偏偏脱离了轨道呢?


春节:

母亲只能谎称儿子在美国“忙”


这些年来,母亲都会在春节前给儿子发去短信,询问其是否回家过春节。仅有的两次回复还是在几年前,而回复也极为简洁,“有事,不回”和“不”。


近几年,老两口似乎已慢慢习惯了。儿子电话拉黑了,短信不回,也没有什么微信。“每年春节都有人问,你们儿子咋又没回来,我都说他在美国,忙。”


老两口内心期待着儿子的回归,希望与儿子重新建立起亲密联系,他们认为在关系的重建上,主动权仍在儿子那边,家的大门永远打开。


但王猛眼里,已经没法信任他们了。


“可父母就你一个孩子,把你抚养大,送进了令众人向往的高等学府,就这样决裂,你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吗?”记者反问。“那是他们自作自受。”王猛回答得很干脆。


疑问:

明明“正常的”孩子,咋就这样了?


“搞不懂他是啥原因”,可儿子12年不回家过春节,彻底决裂也已6年,身为父母难道真的没有思考过其中的原因吗?


在两人看来,儿子从小到大,到上大学都是正常的。“有什么问题想法都会给我们说,回家也会说学校里的情况,甚至还会做几个新菜。初到美国时,还主动给家里说自己的情况。”

 

老王认为,在美国做了心理咨询后,加上和“老朋友”的相处不愉快,他就开始不和家里联系了。“这是一个转折事件,总认为我们给他推荐的人不行,是要控制他”。“国内就不说了,国外是完全陌生的环境,我们介绍一个朋友,在必要时候也好有个照管,我们错了吗?”母亲老刘说。


老两口还是没搞懂儿子到底怎么了。


掌控?

人生一半都在外边,“问题出在后面啊”


会不会真如儿子所言,是父母从小的掌控和过度保护导致的呢?“要说掌控,他17岁以后就不在我们身边,现在34岁了,人生一半都在外边,如果前半程我们在掌控他,可问题出在这后面啊。”老王说。


母亲老刘也承认,的确对孩子说了很多“不”,但这些也都是原则上的不。对于王猛提及的上学问题,以及父母按照个人喜好决定其衣着,老王则称父母的确会帮其做选择,“但也不是所有”。


小白(化名)是王猛的初高中同学,在小白看来,王猛父母的确在对王猛的保护上有些过度了。小白介绍,当时王猛上学到回家实际上仅有几分钟的距离,不过,但凡下雨天,在下晚自习前,王猛的父母都会出现在教室的后门接他。


寻因反思

忽略了儿子的“不一样”


最近,老王仔细地分析了儿子与家人断绝关系前后的几次转折点,他得出结论,儿子强烈的情绪爆发点往往都在其经历不顺的时候。


“他是状元,到了北大肯定会有比他更好的人,在大学的后期出现情绪异常。之后毕业工作又遭遇不顺,再次出现了情绪问题。到美国学业出现困难,同时在看了心理医生后,把所有的问题归结到了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上,迁怒于家人。”老王说。


这一点上,小白有同样的观点。“他是当年的理科状元,上了当年北大最好的专业之一,生物。他一直孤僻,不善言语,抗挫折的能力要差一些。”


在王猛的中学老师张老师看来,王猛内向,但有上进心,喜欢跟自己较劲,在班级里孤立少言。“大院里,交流有缺陷,交际能力比外边要差一些。”


记者将王猛的万字长信转给了老王一份,希望他能清楚儿子对过往真实的思考和想法。


毕竟儿子远离这么多年,老王其实也有自己的反思。抛开儿子本身性格中的内向,抗挫折能力不强外,觉得自己曾在处理儿子的“求助”上的确存在方式方法的问题,忽略了儿子的心理感受。


不管怎么样,我们爱儿子,希望能跟他重新联系起来。”母亲老刘说。



来源:人民日报(rmrbwx)红星新闻(ID:cdsbnc),现代快报。本文不代表《财经》立场。



其他用户正在看

    王健林可以喘口气了,340亿,腾讯、苏宁、京东、融创联手入股万达商业

    这几家银行“闯祸”了,银监会“怒了”,行长饭碗丢了,20亿罚单震慑了谁?

    专访王石:你不放权,权力就是炸药

中国人口形势雪崩,大多数人却根本没想太多……



监制  |  李勇    责编  |  刘岩

上一篇:利剑、大鳄与现场:管窥证监会最神秘的稽查部门

下一篇:致敬定位之父 | PAT时代的来临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