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财经文章详情

保姆纵火案庭审:放一场夺人性命的大火,居然只为了这...

2018-02-01阅读 228 财经 我要关注


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左右,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纵火案,造成一位母亲和三个未成年孩子离世,一家五口只剩下男主人——林生斌。2018年2月1日,这件轰动一时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几经波折重新开庭审理。

“我一直觉得上天很眷顾我,我已经拥有了我梦想中的一切,这大概是人们称之为幸福的东西。如果不是这场灾难发生,我或许永远不会发现,我们的幸福、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 

这是重新开庭前一天,林先生所写文章的一段话。这种锥心之痛或许能让我们能以更广阔的视野来观察、追问这个案件。即使纵火者伏法,也不应停止我们的追问。





在经历了诸多波折后,引发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案”今日上午再次开庭审理。


据通报,莫焕晶承认放火和盗窃事实,同时辩称,其放火的目的是想通过先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取得被害人朱小贞感激以便再次向朱借款;其未逃离现场,且有报警等配合救援行为。


通报全文如下:



再次开庭的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是由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两名法律援助律师,他们分别是浙江金道律师所的王晓辉和北京东卫(杭州)律师事务所的徐晓明。浙江金道律师所官网信息显示,王晓辉为该所高级合伙人、杭州市律师协会刑法专业委员会主任、浙江省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


辩护律师擅自退庭遭调查


12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第二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


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庭通报,庭审开始后,审判长依法询问被告人、辩护人是否申请回避,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人党琳山律师以要求指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外的法院异地管辖为由,要求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停止审理本案。


审判长依法告知辩护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随后,辩护人党琳山律师无视法庭纪律,不服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拒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审判长遂依法决定休庭



据央视此前报道,广东省司法厅调查组初步认定,党某某律师涉嫌在庭审中不遵守法庭纪律,未经许可擅自退庭,干扰诉讼正常进行,利用网络炒作案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根据相关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决定对党某某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


“杭州保姆纵火案”时间点回顾


2017年6月22日


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女主人朱某及其三个年幼的孩子在大火中丧生。


2017年6月28日


经杭州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杭州市公安局以犯罪嫌疑人莫某晶(女,34岁,广东东莞人)涉嫌放火罪、盗窃罪两项罪名向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2017年8月21日


杭州市检察院以放火罪、盗窃罪对莫焕晶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在被害人朱小贞家中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贵重物品典当、抵押,或以买房为由向朱小贞借款,所得款项均被用于赌博并挥霍一空。案发前一晚,莫焕晶又用手机网上赌博,输光6万余元。为继续筹措赌资,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借钱。6月22日5时许,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制造火灾,导致朱小贞和三名子女死亡,并造成被害人房屋和邻近房屋损失257万余元。

  

2017年12月21日


杭州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但因律师退庭,庭审只进行不到半个小时。


2017年12月27日


被告人莫焕晶向杭州中院书面提出不再另行委托辩护人,由法律援助律师为其辩护。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截图


2017年12月29日


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两位律师前往杭州市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莫焕晶,莫焕晶同意该两位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2018年1月5日


杭州中院收到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兵提交的、由被告人莫焕晶之父莫某某签名的代为委托辩护的相关材料。


2018年1月9日


被告人莫焕晶经过考虑后,向杭州中院表示,其本人愿意接受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两名法律援助律师继续担任其辩护人。


保姆的谎言


对着雇主们,对着典当行,对着同学朋友——莫焕晶经常说谎,谎言之五花八门,既能以不存在的“超生的女儿病了”扮可怜,也能扮作做生意的商人典当“老公的手表”周转资金。


几乎同学、前夫、历任雇主、前同事们说起她来,对她的评价都是:看上去很老实,爱说谎。甚至在归案后,她仍然说着让人同情怜悯容易宽宥的谎话,被办案机关一个个攻破。


初时,她不承认纵火,撒谎说自己一整夜在保姆间睡觉,直到5点左右,女主人推开厨房和保姆房之间的门,大声叫她“着火了,快报警”才醒。


后来她承认纵火,但仍不承认纵火前一晚典当赌博以及偷窃放火的目的,说放火目的是为了让房东感激她,对她好一点,说女房东嫌她卫生搞得不干净,要她提高厨艺等等。


莫焕晶不承认6月21日晚盗窃典当,说是去看牙了,因为诊所关门没看成。她谎称21日晚上,她的高利贷债主“严小红”让她帮他转钱,让人转给她3.75万元,她再分次转给“严小红”,因为“严小红”是做网络赌博的,别人的钱不能直接转给他。莫焕晶说自己几年前经常去外面赌博,总共欠下30万元高利贷。她虽然承认了曾有过赌博和典当,但不承认典当是为赌,说是“严小红”追高利贷,还高利贷了,直到多次口供以后才说不欠“严小红”的钱,而是赌了。


莫焕晶的谎话细节齐全,她说欠“严小红”高利贷18万元本金,这几年还了十几万元,但是都算作利息了。“严小红”知道莫焕晶在杭州的住址,不还,就威胁她,来杭州抓她。


莫焕晶称其他几名高利贷债主,都不知道是谁,因为借钱的时候,是手下来和她签合同的。“严小红”也是给她账号后,才知道债主是“严小红”。向朱小贞借的11.4万元和盗窃前几名雇主的钱物,也慌称是还债给“严小红”了。


再后来,莫焕晶承认了案发前当晚的盗窃典当,但仍称是因为“严小红”逼她还钱,让她还5万元。当晚积家手表典当的3.75万元,说是路上还给“严小红”1.5万元,剩下的钱本打算赎回典当的黄金首饰,再拿到另一家典当行典当,加上当手表剩下的钱,再向朱小贞借1.5万元就可以把手表赎回了。可是“严小红”在莫焕晶还了1.5万元后,仍然逼她还钱,她只好把典当的钱全还了。


莫焕晶说“严小红”通过赌博网站威胁她还款,并让她定期上“严小红”的赌博网站,称网站网址一周一换。说换网址时,“严小红”会用不知名号码给莫焕晶打电话。6月21日晚19时左右,莫焕晶用手机上网,“严小红”在网站上逼她还钱。


关于想借款的数字,莫焕晶还有两个说法,一是借5万元,一是借1万元。


后来,她终于承认不欠“严小红”的高利贷,盗窃典当和借款全是为了获得赌资,承认了当晚赌博输光为借钱而纵火。

  

在“严小红”的赌博网站,莫焕晶并不记得充值多少次、提钱多少次,但一直是“输的,2015年到现在,输了20多万元”。


林先生公开信


公开信称:“我所做的,是为我妻儿遇难不得不讨的公道,也是为大家,为我们生活在隐患中的每一位,我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妻儿们走后的223天


来源:等深线(depthpaper),新浪图片(sina-photo),中国青年报(zqbcyol),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央视新闻,中国经营报。本文不代表《财经》立场。


其他用户正在看

      北大男生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还写万字控诉长文,竟因为……

     这几家银行“闯祸”了,银监会“怒了”,行长饭碗丢了,20亿罚单震慑了谁?

专访王石:你不放权,权力就是炸药

中国人口形势雪崩,大多数人却根本没想太多……



监制  |  李勇    责编  |  刘岩

上一篇:昨天獐子岛扇贝"跑了"、保千里跌停,今天的诗和远方也没有了······

下一篇:今天,多少人撕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炒股”的辞职信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