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体育文章详情

专访劳森:在CBA我竟然要自己洗球衣 NBA外仍首选中国丨独家

2018-04-27阅读 334 腾讯体育 我要关注


(文/Ohm Youngmisuk,ESPN 高级撰稿人 译/张薇,ESPN 高级编辑)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参加华盛顿奇才队试训的表现,泰-劳森觉得自己形同梦游。当时他两只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如果两周之前劳森当真给奇才队留下了僵尸一般的初印象,那球队一定也考虑到了千里迢迢奔赴至此的不易。

不到48小时前,当得知自己被奇才队签下,有机会回到NBA打季后赛的时候,他甚至还沉浸在CBA半决赛抢七失利的苦楚中不能自拔。代表山东队出战,劳森在生死战中贡献14分6次助攻,最终球队以95比105不敌浙江广厦遗憾止步,而几个小时之后,他就已踏上了跋山涉水的征程,从中国东部的杭州先到上海,再到洛杉矶,再到华盛顿,最后抵达多伦多,准备在奇才与猛龙的7场4胜制系列赛的首战中登场亮相。

NBA季后赛首轮,劳森代表奇才披挂上阵

尽管抢七之后,劳森收拾了满满两大包行李,准备随身携带奔赴美国,可他还是在济南的公寓里留下了一台大屏电视,一个床垫,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经停洛杉矶本来有五个小时的空档期,他想驱车回山谷的房子里取一些衣物,正值交通拥堵时间,洛杉矶高峰期让他回家的路上“享受”了几个小时免费停车服务。当他终于回到机场,也只能改签成一趟深夜飞行的航班了。

第二天一早,飞机落地华盛顿之后,他满眼通红身心俱疲,头昏眼花着第一次参加了球队合练,几乎全程漫游。而后,他随队登上了又一趟国际航班,飞赴多伦多。

总之,劳森29小时的旅程横跨11个时区、8000英里。尽管如此,与曲折的漫漫旅途相比,争取一切可能留在NBA,重新为自己正名,才是劳森心心念念所在。

经历了一系列与酗酒相关的指控和几次不甚理想的试训之后,劳森从丹佛掘金队前途无量的控球后卫迅速沉沦,过去三年间,他总被人们视为一个自信心被蚕食殆尽的问题球员。

可当在中国以场均25.4分、6.6次助攻、2.4次抢断以及高达62.9%的投篮命中率走过一整季之后,劳森重新回到了NBA,也重新拥有了自信。他希望即将在多伦多上演的第五战里,自己能够帮助球队,正如他在第二场比赛中替补登场那样,当时他以14分和8次助攻结束了个人奇才生涯首秀。

“人们已经淡忘了他,”猛龙主帅德韦恩-凯西说。“我觉得大家已经忘了他的速度有多快,当时他可是丹佛掘金强盛时期的首发控球后卫。”

在掘金效力期间,劳森曾率队与科比大战

劳森希望自己能够助球队上演黑八奇迹,晋级下一轮,并让这个联盟重新看到他的能力。当然,他还坚持要告诉每一支球队,他已经摆脱了酗酒的陋习。

“我觉得这是泰-劳森的复出时刻,”劳森上周面对媒体聊起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以及回归NBA的长路漫漫。

“我觉得场外问题大多来自于周围的朋友,”当被问到酗酒是否属实的时候,他补充道。“我不觉得自己有这个毛病,人人都说我酗酒,甚至有时候你会举例说我曾经两次醉驾被查了。没错,的确如此,这是我干的。我吹了0.11,超出法律限定范畴(0.08)三点,可大多数醉驾者都吹出0.2-0.25,那种情况下自然会失控。而我实际上没有酗酒的陋习,说句实在的,我也不怎么喝大酒,只有偶尔和朋友出去才会喝两口……必须说清楚,我不觉得自己是个酒鬼。我不是。”

当黑暗降临

巅峰时期,劳森看上去就是一个具备得分与传球双重威胁的出色控卫。2009年,这位北卡出产的18号秀在2013-14赛季达到了生涯顶点,场均17.6分是生涯最高,外加8.8次助攻。下一个赛季,他场均得到15.2分和生涯最高的9.6次助攻。

“投篮方面,他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约翰-沃尔,”奇才前锋奥托-波特说道。“他的速度飞快,不可思议。他是那种你没办法跟住的人,虽然个头不高,可进入油漆区内他一样可以翻江倒海。”

不过,球场之外,劳森的生活似乎充斥着杂乱无序的东西。2014-15赛季,劳森在2015年内两次因疑似酒驾而被警方逮捕。1月,《丹佛邮报》爆料劳森醉酒超速驾驶被警方当街逮捕。报道称劳森被指控超速行驶、不小心驾驶与醉酒驾驶,但这也只是认罪协议书中的不完整部分。劳森本人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对自己危险驾驶与跨道行驶的所作所为做出深刻忏悔,还有另外三项指控被检方驳回。

下半年,劳森又涉嫌在洛杉矶醉酒驾车被捕。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这是劳森篮球生涯内第四次因醉酒驾驶被捕。

劳森曾因涉嫌酒驾被数次逮捕

此后,《丹佛邮报》在后续报道中又透露了劳森在丹佛法院接受了庭审。原因是他自2016年9月至2017年2月间,有三次酒精测试失败,违背醉酒驾驶定罪的缓刑条款,同时他也未能如期完成48小时的社区服务。而劳森的律师则认为他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全部社区服务的任务。

2015年夏天,掘金将劳森交易至休斯顿,赛季末又被清理到了印第安纳,而他在萨克拉门托度过的2016-17赛季场均只有9.9分与4.8次助攻了。

今年刚满30岁的劳森表示自己遇到的很多问题其实是受交际圈连累的。同时他还坚称自己根本就没有酗酒成瘾过,并且在饮酒和驾驶方面已经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千万不能酒后开车!我绝不会再酒驾了!叫一台网约车就可以了,”劳森说道。“如果你多留意一些细节一定会相信我的,在萨克拉门托的时候,人人都愿意出去转转,人们总会留意我是不是又开始喝酒了。我会让他们别这么紧张,都放松下来,我不会喝酒也不会在酒吧惹麻烦,真的,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胡乱喝酒了。”

然而,劳森也承认,从社交媒体上收到的恶语中伤,与球迷们对他不留情面的回应逐渐蚕食了他的自信心,也随即中断了他在NBA的职业生涯。

“这段时间对我来说真的很灰暗,”劳森说道。“始终在改善人们对我的看法,我真的感觉他们的意见改变了篮球对我的意义,削减了我的自信。打球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劳森说他“完成了法院布置的一切工作”,从缓刑任务到社区服务,以及和约翰-卢卡斯一起听课。可是,NBA还是放弃了这个怀揣梦想的控卫。

“哦,那当然了,”劳森说。“百分之百(会被抛弃)。”

离开掘金后,劳森辗转火箭、步行者、国王多队

“每个人心里都认定我是个有问题的人,”劳森接着说道。“我听说了。很多其他场合里,我并不确定人们会怎么议论我,我想说的是,因为他们有可能觉得我会成为球队的症结所在。可是我不会这样的,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平和的人了,我和所在的每一间更衣室、每一支团队的每一个成员之间都不存在任何矛盾,我始终都是大伙的开心果。”

自尊心使然,劳森没有接受一份来自NBA的一年期底薪报价,他说自己前往中国的决定是因为山东队给了他更高的酬劳,而前火箭球星多纳塔斯-莫泰尤纳斯是他在那里的队友。

但最重要的是,他不得不跨越半个地球,到亚洲篮球联赛重新把丢掉的自信拾起来。“破碎不堪,”劳森当时是这样形容自己的,“这个选择就像要重新唤醒自我。”

向光明攀登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劳森发现自己生活的地方,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济南市,距离泰山只有几小时车程,而泰山是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也是中国最神圣的山峰。时至今日,逐步修缮后的泰山拥有6000余级石阶直通顶峰。

在泰山的不远处,泰-劳森也开始了自己朝着NBA漫长却虔诚的攀登。他必须尽快学会如何在陌生的国度生活、比赛,而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条路上的阻隔有多纷杂。

2017-18赛季,劳森加盟CBA山东队

来到CBA,劳森发现他需要洗涤的不止有自己不堪的往事,还有每一场比赛之后湿透的队服。

代表山东队打完第一场季前赛之后,劳森问了球队翻译一个问题。

“喏,球衣给谁洗啊?”劳森回忆起当时对着翻译提问的情境。“他转了一圈回来丢给我了半瓶洗衣液,然后跟我说,没错,直接在洗手池里洗就行了。这是你觉得理所当然需要有专人负责的工作,可当时我听他说完之后心想,该死,我得自己手洗队服,还要把它们挂起来晾干。

(注:据了解,CBA 常规赛期间,部分球队会统一安排人员回收、清洗包括球衣在内的训练装备。贴身衣物则由球员自己清洗。)

“诸如此类的细枝末节,你必须自己考虑周全,尽量比赛之前准备齐全,佳得乐、水等等一切东西。他们也为运动员准备了一部分,可这些不像NBA一样,可以让球员们随意使用或者带走。”

然而,与亟待复苏的状态相比,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了。加盟山东之际,劳森已经彻底没了信心。在休斯顿和萨克拉门托的日子里,他非但没有继续加强得分能力与侵略性,反而沦为了传球机器。

“你知道的,那些地方是詹姆斯-哈登和德马库斯-考辛斯的地盘,”劳森谈到他当初选择中国联赛的初衷时说道。

不过,作为CBA联赛最出色的球员之一,劳森重新在进攻端找到了感觉,常规赛收官之战,他一己之力砍下55分,CBA半决赛第四战,面对常规赛第一广厦队,他独取32分、7个篮板和7次助攻,并且在最后关头命中绝杀三分。

CBA半决赛第四战,劳森上演三分准绝杀

球场之外,他的业余兴趣也得到了广泛拓展,在中国制造商的帮助下,他建立了一家名为“SLKRS”的个人公司,专门经营运动款拖鞋的制作与销售工作。他说中国对他的关注度很高。甚至当他重返华盛顿——劳森小时候在距离华盛顿不远的马里兰州克林顿长大——经历了为期半年的中国之旅,他变得比以前成熟了。

体验了一把CBA季后赛的感觉之后,劳森表示如果NBA还是不容他,那中国联赛一定还会是他的首选。

CBA半决赛后第二天,劳森返回美国

“哦,现在我感觉天高海阔,”劳森聊到他与日俱增的自信时说道。“我现在已经能执行最后一投了。不用说也知道,如果我在萨克拉门托或者休斯顿,像CBA半决赛第四战最后那样的情况下,我根本不会选择出手投篮,而是尽快把球传出去,让那些人来把握最后的机会。现在,我觉得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把自己找回来了。”

他还说,CBA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有优势,更加强壮。奇才首秀的那场比赛,劳森比赛的一幕被摄影师抓拍到,照片中他右手持球,左肘抵在了CJ-迈尔斯的下巴上。

“看见了吧,在中国联赛里,当你杀入篮下,看见有防守人向你的方向移动,那你必须在他撞到自己之前主动去找身体对抗,否则你就会吃大亏,”劳森这样说道。在他眼里,CBA的身体对抗强度比NBA更甚。“这也是我要向CJ道歉的原因,我必须赶快转换成NBA模式。其实我当时并不觉得自己的胳膊肘抬高了,这是你在中国必须要迈过的一关。”

当约翰-沃尔赛季中段膝盖受伤接受手术,停赛两个月的时候,奇才队就已经开始着眼于控卫市场了。因为沃尔、布拉德利-比尔和波特三份顶薪合同的存在,奇才预算不多,所以他们希望能找到一位类似劳森的球员来补强阵容——已经被大多数人淡忘,到海外联赛延续职业生涯,具备重新焕发生涯第二春的潜力,机会合适依然能重新成为赛场焦点的一类球员。

在CBA的优异表现,让劳森吸引了奇才队的注意力

劳森说,他不再“因为每回合投篮或者传球的选择而和自己斤斤计较了”。这让他在首秀一役中三分线外出手格外果断,5投4中。整轮系列赛三分球6投5中。尽管在第四战中4次罚篮无一命中,他也只用了区区三场比赛,就让自己成为奇才后场的主力轮换球员。

“在丹佛打球的那段日子,他有可能成为一名全明星球员,”奇才主帅斯科特-布鲁克斯说道。“我们签下他就已经料到,他总有闪光的时刻。”

“对其他球队来说他会成为一个麻烦,”敢将劳森放在第一替补控卫的位置上,布鲁克斯教练对此作出了补充说明。

至于过去那些抹不掉的场外黑点,正如他留在济南公寓里的那些杂物一样,劳森希望把它们抛之脑后。

他想让人们知道他能做到什么。

“如果你浏览社交网站的时候看见有人问道,哦泰-劳森,你去哪了?”劳森说道。“哦,他还在联盟里呢?没错,这就足够了,我希望会如此。

“与多伦多的那场比赛只是一个开始罢了,我还在继续努力着,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泰-劳森又回来了。而这会是我最大的满足。”

上一篇:逆天改命!詹姆斯攻防一体手刃步行者拿下天王山丨每日视频

下一篇:解析辽宁篮球:体制成就首冠 未来走向何方丨深度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