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体育文章详情

固执的迷信救不了勒夫 他的温吞随性毁掉德国战车

2018-06-28阅读 369 腾讯体育 我要关注

视频:勒夫:德国不配晋级16强 提前被淘汰让我非常震惊

撰文/张楠

终场哨音吹响,勒夫缓步走进场内,他轻拍着每一个蹲在场边的队员,然后一个人走进球场中心,双手插着腰望向天空……手上还带着那个印有德国国徽的红黄黑三色手绳。

那根手绳和勒夫固执的迷信

打瑞典那天,勒夫还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浑身上下只有一个装扮跟以往完全不同,那就是他带在左手上的那根印着德国国徽的红黄黑三色手绳。他喜欢戴手绳,但是以往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而那一场生死大战上,他突然换了这跟手绳,似乎也在进行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

最终,克罗斯那一秒任意球绝杀把他从悬崖边救回来。打韩国这一战,那根给他带来幸运的手绳依旧留在了手上。

这根印着德国国徽的红黄黑三色手绳没有将幸运再次带给勒夫,带给德国队

然而,胜利哪儿能是一根手绳就能解决的?

虽然作为教练,多少都会有些迷信。但是勒夫的迷信却是有传统的,从他执教以来,就把意大利南蒂罗尔当作了德国队大赛前的集训营。他一直相信这个地方是他的福地,终于在2014年得以验证。直到今年世界杯的赛前训练,他依旧坚守在那里。

所有经历过去年联合会杯的人都相信,索契是德国队的福地。那里有充足的阳光,有美丽的沙滩,这样的环境像极了四年前的塞古鲁港。在那里,勒夫每天沿着沙滩散步,甚至不会刻意回避球迷的追逐。尽管在巴西世界杯的时候,每次出港都要先坐轮渡再坐飞机才能回到比赛地,但是他们爱死了塞古鲁港这地方。他们会在深夜回到驻地的时候,坐着轮渡高唱《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因为这里让他们有回家的感觉。

一年前的联合会杯,勒夫似乎在索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他依旧每天清晨,趁着天气还凉爽的时候在海边散步。队员休息的时候,三两成群在沙滩踢沙滩足球或者晒日光浴,亦或是租几辆电动平衡车沿着海边骑车享受悠闲的时光。

在选择这次世界杯驻地的时候,勒夫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把驻地放在索契。然而领队比埃尔霍夫却认为,莫斯科的交通更加便利,有利于球队中转和调整。比埃尔霍夫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只妥协,在第一场和第二场比赛中间为了调整队伍,把索契当成一个临时驻地,调整五天。这还是遵从了勒夫的迷信。

德国抵达莫斯科那一天,球队来到了位于西南市郊的瓦图汀基酒店,他们更习惯把这里称作体育学校,因为这里原本就是一所体育学校的配套设施。那天走下大巴,酒店工作人员献上一曲当地的舞蹈,最终一个身穿俄罗斯传统服装的姑娘抱着俄罗斯人迎接客人的大列巴放到了勒夫手中。他端着一个巨大的大列巴走进了酒店,那画面总是让人感觉充满喜感。

与瑞典大战前,勒夫会戴着墨镜沿着海岸线慢跑,丝毫看不到生死战前的紧张

首战墨西哥失利后两天,德国队来到黑海边的索契。勒夫似乎重新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他不再用散步的方式,而是改为跑步。每天早上沿着黑海的海岸线,他戴着墨镜一路慢跑,面对路边球迷的合影和签名,他也尽量满足。你丝毫在他身上看不到生死战前的紧张。他认为一切都是熟悉的胜利的味道,胜利也将随之到来。最终,克罗斯拯救了他。

但喀山再战,一根手绳终究不是救命稻草。他相信南蒂罗尔、相信索契、相信那个手绳,就像他相信维尔纳还能像一年前联合会杯那样给他的球队带来活力,相信四年前的功臣们只要进入场内就能变一个样子,相信自己的无锋阵容还能够称霸世界一样。然而除了这些相信,他并没有对球队做什么。

一个不一样的勒夫,他急于告诉大家“我很好”

输给韩国的发布会上,勒夫全程说话的时候都在瞟着天花板,他不再像以往那样诚恳地看着你,详细的做所有解答。

勒夫赛后出席新闻发布会时眼神略显空洞

“我们的表现不配出线,不配成为冠军。”“我现在必须要冷静几个小时,再去考虑未来的问题。”谈论比赛和未来去留,他的语气都透着无奈。瞟看天花板,还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

挖鼻屎不过是一个偶然的瞬间。但是习惯用手不自觉的捂嘴才是他无意识经常会做的动作。行为心理学上说,这是一种紧张的表现。只是,这一次世界杯他明显多了很多这样的动作,而以往只是在关键比赛某个时刻会有。

抵达莫斯科之后的第一堂发布会,他突然从媒体身后的通道进入,他礼貌地跟沿途的记者们打招呼,无论认不认识,都会笑笑说“你好”。端坐在发布厅的舞台上,他理了理头发,开始正襟危坐,等待着媒体的问题。那天长达40分钟的发布会,你时常会发现他会不自觉的把手捂在嘴边,也许只是听问题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动作。这多少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

勒夫与酒店工作人员的孩子在电瓶车里合影

那天发布会结束,他离开新闻中心,原本给他安排的司机不知道去了哪里。已经上了商务车的他,突然走下来,来到一个酒店提供的小电瓶车边,一脚迈上去,坐在了第一排。电瓶车的司机始终没有出现,一个酒店工作人员的孩子怯生生的走过来问他能合影么?他非常爽快的答应了。拍完照,还是没有等来司机。他坐在椅子上开始焦虑,因为身边没有陪同,他一个人开始不淡定起来,左看看右看看,但是跟身边人目光相会的时候,就会马上把眼神从你身边拿开。

跟瑞典队的赛前发布会上,人们似乎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勒夫。他坐在发布厅里,不断跟媒体开玩笑,新闻官看漏了一个提问的记者,他都会笑着提醒。印象里,这12年,勒夫在发布会上跟媒体开玩笑只有四年前世界杯决赛前,有媒体问到他明天德国队会不会为阿根廷准备小纸条。勒夫笑了笑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了一张破纸,说到:“在这儿啊!”德瑞大战赛前跟媒体反常的互动。似乎也显得很被动,他似乎急于在告诉大家:“我很好!”这何尝不是一种紧张后的反常举动呢?

勒夫场边指挥

他似乎没有什么安全感。但是跟韩国这一役,他却少了这样的小动作,整整下半场他都站在场边指挥,他时而双手手心向下压,做着冷静的动作。时而,朝着前场,比划着让队员进攻。当比赛进入90分钟的时候,胡梅尔斯一记头球被对方门将扑出。勒夫突然又把手放在了嘴边,开始了自己的习惯性动作。

在德国队的帅位上已经做了12年,勒夫再一次感受到了高处不胜寒。然而,在主帅的位置上,他还将继续坐到四年后的卡塔尔,这项决定是在俄罗斯世界杯之前就做出的,在跟德国足协签署续约合同的时候,也许一切就已经注定。面对这又是四年的承诺,让他有些莫名的紧张感,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四年前。

像一杯温吞水的勒夫最终毁掉了童话

在输给墨西哥那场比赛第三天,德国队召开了上一场比赛的总结会。那一天中午,因为这个总结会诺伊尔的发布会足足推迟了1个小时才进行。都以为经历了墨西哥一役的打击,那天的总结会一定会是一场腥风血雨。但谁也没想到那一天,勒夫把话语权给到了队员身上。“小伙子们,你们自己来聊聊吧!”勒夫的处理方式像极了海因克茨。

但是他殊不知,这个时候,教练的一次发怒或许能够惊醒队伍。最终,那场准备会是队长诺伊尔和胡梅尔斯、博阿滕来主持的,这个长会也是导致诺伊尔发布会迟到的原因。

这让人想起了12年前,德国队在柏林的驻地里,关于半决赛输球后是否还要在勃兰登堡跟球迷开庆功会,领导和教练团队什么都没决定。“小伙子们,你们自己来讨论吧!”克林斯曼说完这段话,就示意房间里的教练组成员都离开,给球员自己讨论的空间。

2006年就在世界杯结束后三天,克林斯曼不顾挽留选择离开德国国家队。其实在德国队对阵意大利的半决赛之前,克林斯曼就已经为自己和好友做出了决定。“克林斯曼告诉我,我现在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让勒夫成为我的继任者,第二件事就是你要说服他。”克林斯曼和勒夫共同的经纪人好友埃特尔这样回忆道。之后,克林斯曼、勒夫和埃特尔三家人在勒夫家附近搞了一次聚会,克林斯曼借机正式跟勒夫提出让他接任的事情,但勒夫还是考虑过之后才决定接手帅印。

相比于克里斯曼,勒夫更随性,就像一杯温吞水

比较两个人的个性,埃特尔说克林斯曼带着施瓦本人特有的聪明,克林斯曼虽然各种事务都有自己的代理人,但实际上所有的事情他都要亲自过目后才决定。克林斯曼是一个行动派,很多事情决定了就马上风风火火的去做。而勒夫来自弗赖堡,接近法国,身上更有着一股随性。他通常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再说吧”,事情堆到他头上,他还要冲杯咖啡或者倒杯红酒坐下来,再慢慢思考。

勒夫就像一杯温吞水,当球队还秉承着过去克林斯曼留下的那股激情的时候,一切不用他再去添油加醋,队员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而随着这种精神潜移默化的随着一批老队员的退役而离开,留在队中的冠军成员也逐渐用冠军的经历和身份淡化过去他们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一切都变了味道。

勒夫是个理想主义者,赛场边的精致装扮并不是偶然为之,都是他刻意准备的。他认为作为一支球队,教练组需要穿戴精致统一,这样是对球迷的尊重。当年给克林斯曼当助教的时候,他就是全体教练组的造型师,每天穿什么都是他来决定。自己做了主教练之后,他就更加在意,他会给全体教练组都搭配好衣服,让他们跟自己统一着装站在场内。

这种衣着上的执着也体现在了赛场上,尽管勒夫从未说过,但是他却是疯狂的“tikitaka”追求者。在他的执教下,过去靠身体、定位球、高空球致胜的德国队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支打控球,强调地面传接的德国队。这套理论在四年前得到印证,他的无锋阵容在四年前得到成功,他便理所应当的认为四年后一切还会成功。

勒夫的无锋阵容在四年前得到成功,他便理所应当认为四年后一切还会成功

他曾经坚定地说德国队依靠四年前的阵容肯定不会在俄罗斯世界杯上取得成功,但是事实证明,在第一场跟墨西哥的比赛中球队中有8个人都是享受过世界冠军甜头的主力队员。在球员的出场上,他在心里永远有着顺位,比如在世界杯开赛前几乎都是靠骑自行车代替训练的厄齐尔,却还能够首发;再比如,放弃罗伊斯不是因为不相信他的能力,而是担心他在场上再次意外受伤。在他的心里总有一些无法逾越的界限,而天生的随性又让他懒得去思考如何改变。

当一切已经超出了勒夫控制,亦或许他根本也没有想过去如何控制的时候,德国战车变成了失控的列车。他又把一切寄希望于德国人本性中天然的激情和斗志能够在场上突然释放,这种迷信就像是他相信那根三色手绳能够给他带来幸运一样。

这一晚对于勒夫来说,也许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但也许,他会喝杯红酒,甩甩手说:“明天再说吧!”但一切真的能够从头再说么?

上一篇:《进击女神》考验最终回 陈碧舸、柳岩、李毅空降见证!

下一篇:为钱才留在中超?金英权:4年隐忍换来杀死德国 | 大人物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