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财经文章详情

包西铁路第一黄土长大隧道「险情」的原因为何讳莫如深

2018-09-24阅读 436 财经 我要关注


包西铁路“天”字号重点控制工程、第一黄土长大隧道——冒天山隧道,在贯通八年之后,隧道拱顶突现多处破裂的“险情”,当地紧急抢险加固之后,现已恢复通车,但造成“险情”的原因并未公开


《财经》记者 白兆东︱文   鲁伟︱编辑


一列装满煤炭的火车,仅以40余公里/小时的速度,缓缓驶入隧道。


9月13日,《财经》记者在冒天山隧道入口处发现,封锁了23天的冒天山隧道,经过数十天抢险加固之后已解除“险情”,但过往列车只能以约设计时速四分之一的速度 “缓慢”通行。

9月13日,冒天山隧道在抢险加固之后恢复通车,一辆装满煤炭的列车缓缓驶入隧道


公开资料显示,冒天山隧道是包(头)西(安)铁路通道增建二线子长至蟠龙镇段翻越冒天山的单线隧道,全长14.915公里,是包西铁路第一黄土长大隧道;隧道地处黄土高原梁沟壑区,地质结构复杂、安全隐患多,是业主指定的包西铁路“天”字号重点控制工程。冒天山隧道于2007年11月开工,2010年全线贯通,施工单位是中国铁建十七局集团四公司。


贯通八年以来,冒天山隧道未现任何公开事故,直到最近拱顶突现多处破裂“险情”。


一位参加过冒天山隧道“险情”商讨会议的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大约7月底,冒天山隧道拱顶突现多处破裂,经铁道巡查工人发现后,旋即将此“险情”逐级上报。很快,由有关单位组成的数十人专家团队,赶赴延安市子长县现场进行会诊,并与当地政府部门召开联席会议。


据《财经》记者了解,上述会议之后,8月初,冒天山隧道抢险加固工作开始进行,由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西安铁路局)负责实施。同时,停止了冒天山隧道客运通行,货运限时限量通行。

冒天山隧道抢修现场,一辆挖机正在施工


西安铁路局绥德工务段有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透露,冒天山隧道入口不远处的拱顶出现了破裂,需进行抢险加固处理。


《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冒天山隧道抢险加固昼夜封锁施工进度计划表”(下称《进度表》)显示, 从8月21日开始,当地彻底封锁了冒天山隧道,昼夜不间断轮流施工。《进度表》显示,8月21日至9月7日这18天的总工程量就分为了11个项目,其中需浇灌混凝土1300立方、安装钢筋挂网3012片、使用打锁脚锚杆1452根……这些单位以千计的工程量意味着冒天山隧道抢险加固任务较为“繁重”。

《财经》记者获得的《冒天山隧道抢险加固昼夜封锁施工进度计划表》


在经历了数十天的“抢修”之后,9月13日8时,冒天山隧道恢复通车,限速45公里/小时。抢修完之后,地处黄土高原梁沟壑区的冒天山隧道看上去一切如常,但对于公众而言,造成“险情”的原因仍是待解谜团。


9月17日,《财经》记者来到负责相关铁路监督管理工作的西安铁路监督管理局,该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因抢修冒天山隧道要封锁铁路,接到过西安铁路局的报告。至于造成隧道拱顶破裂的原因,该人士推测可能跟当地煤矿布局有关,其表示具体情况要咨询西安铁路局。不过,《财经》记者两次前往西安铁路局采访,辗转多个部门,始终无人正面解答。


前述参与冒天山隧道“险情”会议的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造成“险情”的主要原因是,隧道下方出现了采空区。由于采空区塌陷,导致山体裂缝使岩体开裂,隧道拱顶受挤压出现破裂。


前述西安铁路局绥德工务段有关负责人也对《财经》记者表示, “经过打钻证实,隧道下方发现有采空区”。


公开资料显示,冒天山位于延安市境内,是秀延河与蟠龙川的分水岭。山体较厚,山体中段的栾家沟切割较深,将冒天山一分为二。越岭隧道引线地段沟谷狭窄,多呈“V”型;黄土坡面稳定性差,滑坡、溜坍等不良地质发育,羊马河、蟠龙川河谷煤窑采空严重且分布广泛,这种地理条件对隧道选线要求极高。


一篇名为《包西铁路通道冒天山越岭地质选线》的文章披露了冒天山隧道的选线过程,作者为时任铁道第一勘察设计院地质路基处工程师范春林,该文写于2006年。文章提及,在冒天山隧道可研阶段地质选线时,曾有四套方案,综合比较之后采用了“ICK贯通方案”——“该方案隧道洞身未通过煤矿采空区,工程地质条件相比较好,虽然线路在引线地段长大段落通过煤矿采空区,但工程易处理。”文章提到,在初步设计阶段地质选线时,在“ICK方案”基础上又进一步优化,综合比较之下采用了“虽然隧道长、投资大”,但是“通过滑坡群、煤矿(窑)采空及地层结构有利的方案”。


这意味着,冒天山隧道在选线之初即充分考虑了煤矿采空区可能带来的影响,并试图规避它。


不愿具名的煤炭行业人士称,在冒天山隧道入口附近有一处煤矿,该煤矿注册成立于2009年。在2014年公布的该煤矿“煤炭资源整合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其建设规模达60万吨/年。该煤矿是否造成冒天山隧道下方出现采空区,外界无从得知。


截至记者发稿,采空区是否确为造成冒天山隧道抢险加固的“真凶”,仍未获官方确认。据《财经》记者了解,冒天山隧道“险情”发生后,延安市政府很重视,责令子长县政府全力配合抢修工作。至于造成“险情”的原因,《财经》记者走访多个相关单位,均被告知“不清楚”或“不了解”。




其他用户正在看


“神药”的命为啥这么硬?

他们假扮记者,“哪里有负面新闻就去哪里搞营销”

努尔·白克力被查,执掌国家能源局近四年作为不大

大案终结!实控人诈骗400亿被判无期,房租20多万一个月,家里养过孔雀

楼市拐点将至?分期首付重现、促销降价、这项指标也在起变化…



监制  |  李勇    责编  |  徐徜徉


上一篇:一场饭局诱发新财富榜单夭折:众券商搏命百亿佣金

下一篇:读苏轼两首中秋词:一轮圆月在人生不同时期的不同况味

分享到:

相关文章